提款不果掷煤油弹 怒汉干案7小时后落网

(亚罗士打9日讯)提款不果向银行抛掷煤油弹泄愤的华裔“怒汉”,干案7小时后,在吉打港口第一花园住家落网。

吉打州警方刑事调查主任莫哈末纳西尔证实,这名年约30岁华裔青年,于昨晚约11时遭登门警方人员逮捕。

多次向银行提款扑空

他说,嫌犯今天被带往米都法庭申请延扣至本月15日。

嫌犯因多次向银行提款扑空,于本月7日及8日连续两天大闹马来亚银行新邦瓜拉分行,先后抛掷“天那水”及煤油弹。

昨午约4时,嫌犯单独骑着摩托车前来银行,把酒瓶自制的煤油弹点燃掷落在银行外,着火引发小爆炸,玻璃碎片狼藉一地,银行门外地面留下燻黑的痕迹。

事发时,银行刚结束日常操作,数名公众正在银行提款室内,惊见突如其来的一幕,仓皇出逃,所幸未酿成任何意外。

遭保安员拦截弃车逃

这名青年行色匆匆,干案后准备骑上摩托车离去,惟遭保安人员冲前拦截,他机警弃车朝向对面大路逃跑。

莫哈末纳西尔说,嫌犯于昨午3时前往该银行要求提款1万令吉,当银行职员回应其账户已关闭时,嫌犯怒气冲冲。

他说,事后约一句钟,嫌犯重返现场抛掷煤油弹,银行内的电眼摄录到对方造案过程。

他表示,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435条文(蓄意纵火)调查此案。

声称获社险赔偿60万

银行过账后“失踪”

涉嫌纵火向银行抛掷煤油弹的”怒汉”今早被带上庭时,声讨其获社险赔偿60万令吉,竟然在银行过账后宣告“失踪”。

他语无伦次申诉,向银行提款不得要领,反遭警方逮捕,天理何在?

他说,他因工作意外伤及下体导致不育,获得社险赔偿60万令吉,经过向社险局查询,证实赔额已汇入其银行户头,惟多次向银行提款,反遭刃难。这名嫌犯承认两度袭击银行,前天抛掷“天那水”包裹,昨天又丢煤油弹,因为怀疑其存款已转移至妻子银行户头。

他表示,目前,他与妻儿分开居住,家人答应,一旦他改过自新,就归还社险的赔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