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陪玩自爆性服务 顶尖网游主播年薪千万

(北京9日讯)近日有中国网游女陪练师自爆与客人有性交易,网友搜索发现,该名网游女陪练师正职是游戏平台的女主播。

游戏主播这一职业存在已久,主要工作是面对数十万玩家,视频直播解说大型网游的游戏进程,或者亲身试玩游戏供玩家观看。游戏主播有多种类型,有些是技术高超的电子竞技高手,有些以幽默口才吸引玩家,还有一类则是拥有过人外表和声线的女主播。

不过,游戏主播的年薪数据却令人咋舌:中国前十名的游戏主播年收入均超1000万元(约584万令吉),排行第一的禹景曦是曾获得世界冠军的中国顶尖电竞选手,年收入2000万元(约1170万令吉);紧随其后的女主播韩懿莹年收入1700万(约994万令吉);尽管不少人第一眼被韩懿莹甜美的长相吸引,但她同时亦是“魔兽争霸”的全国女子冠军,签约世界一流的职业电竞战队。有“电竞雅典娜”之称的女主播小苍,亦被誉为技术与激情俱佳的高水准女解说员。

故意露点惹网友辱骂

在高端女主播的光芒之下,是游戏平台推出大量游戏技能一般的女主播,以性感擦边球的方式吸引玩家。不少走外形路线的女主播,在直播时会穿着cosplay装束或者特殊制服出镜,直播时唱歌跳舞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直播时故意走光、呻吟,乱象频生。

去年9月,一名网游女主播直播时走光露点,一时爆红,同时被大批认为其故意露点的网友辱骂,导致她情绪激动,在直播时割脉,直播间被管理员强制关闭;几分钟后,该主播竟若无其事地继续直播。

去年12月,一名17岁男主播将自己与女友的亲密动作搬到镜头前,靠边缘性行为吸引眼球,引来骂声。

今年2月,一名以“每打一局游戏换一套衣服”为招徕的女主播,在游戏间隙换衣时“忘记”关摄像头,令一众玩家目睹更衣过程。尽管存在乱象种种,但该领域一直未得到有力监管。

网游男缺伴
女陪练兴起

电子竞技、网络游戏是现代都市人的一大娱乐,不少策略类对战网络游戏玩家以男性为主,很多男性玩家都希望有女孩陪打游戏,一项新职业“网游女陪练”应运而生。

收费按小时计算女陪练师分线上和线下两种,线上陪练师陪客户玩电子游戏的同时全程伴以语音、文字聊天;线下陪练师则提供亲身陪玩服务。陪练师的收费按小时计算,此外在游戏中收到的装备、礼物等,折算到现实世界亦价值不菲,是另一笔收入。

腾讯娱乐调查发现,购买陪练服务的消费人群收入并不高,以性格内向的男学生和工厂工人居多,这些人生活圈子小,性别比例失衡,爱好单一,大多不善言辞,又渴望与女性交流。

挑帅哥“服务”
15次赚逾万元

近日,一名陪玩师的自爆留言在网上走红,揭露了这一行业的乱象。网帖作者是一名从事陪玩工作半年的22岁大学三年级女学生,她透露,自己本身每天玩网游5、6个小时,知道了陪玩工作后,抱着试试的心态入行。

一开始她只是陪玩游戏,学生客户居多,没几次就赚了几千元。“直到后来遇到一个社会(非学生)人员,他出手大方,陪玩过程中也会有意无意的用手触碰我,不是正常的肢体接触,同时旁敲侧击的问我可以有别的服务吗?当时就拿了一沓(钞票)塞在我手里。我看他长得也不错,出手也阔气,于是就答应了。”

慢慢地,她开始接受这种方式的“陪玩”,表示自己只会选择客户中长得好看、大方的“特殊陪玩”,若长得不顺眼,就纯粹陪打游戏。

该女子透露,半年来她“陪练”15次,赚了两万元(约1.17万令吉),有些客户还会送她礼物。该留言一出,即在网上引起网游陪练可能带来的个人信息安全和色情服务等问题引发讨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