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弹攻势

中国制造入侵全球,赚取雄厚的4兆美元外汇后,正式的启动银弹攻势。

习近平在2014年10月倡议成立亚投行,立即得到印度、新加坡等20国表态加入。其时,美国阵营对中国主导的金融体系不置可否,更不看好。

英国脱队美日错愕

不到半年,情势急转。2015年3月,英国径自脱队,不理会盟主美国,率先加入亚投行,成为西方国家“入行”的领头羊。西瓜偎大边,接着,全球主要经济体: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士、西班牙、土耳其、俄罗斯、巴西、澳洲、韩国、等纷纷响应。到4月初,亚投行扩围超过51国。

美国和日本一阵错愕后,不知所措。白宫批评英国:“老是将就中国!”。《时代周刊》文章标题:”中国开始挑战美国金融龙头的地位“,结语称,白宫已面临全球对美国依赖度减低后,如何继续主宰国际事物的难题。日本《朝日新闻》指称:“亚投行不过是一家披着国际机构外衣的中国银行”,目的是将高额的外储从美国国债分散投资到各国。

挑战国际金融组织

亚投行总部设北京,全名: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重点在于发展亚洲基础设施;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中国出资50%,当最大股东。

亚洲地区原本已有一个和亚投行名字和性质接近的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简称亚行,ADB)。亚行创建于1966年,资本额1750亿;成员67国,亚太48,其他19。中国于1986年加入,股份6.4%,居第三位。日本和美国并列第一,15.6%。亚行由日人当行长,业务由日美联合主导。要取得贷款,必须在政府透明度、意识形态等多方面通过考核,合乎行方要求。

亚行倾向政治考量,换言之,以政治引领经济;除了条件苛刻、效率低落外,更大的问题是亚行加上现有的国际货币组织(IMF,资本额2380亿)及相关的国际金融机构,根本就无法满足亚洲的高速发展需求。估计2020年前,亚洲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7300亿。

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在基础设施的装备和制造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公路、桥梁、隧道、铁路等方面工程的建造能力首屈一指。显然的,中国已准备以资金和基建能量强力出击。

收购欧洲先进企业

另一面现象是中国对外投资开始超过利用外资。2014年,中国对外投资达1160亿美元,比外国资金进入中国多36亿,成为资本的净输出国。2014年,中国对外投资仅次美、日,全球排名第3。

欧洲是中国外投的最热地区,英国和意大利受益最大,中国并且成为后者的最大外资国。2010年,中国对欧洲总投仅20亿,2014年飚升至180亿。投资对象从以往的原料转为名牌和科技产业,民间出资者的比例也逐渐加大,占2014总额的40%。

中国股东给欧洲产业进入中国庞大的市场开了大门。吉利入主瑞典富豪(沃尔沃)汽车后,2014年富豪全球销售创47万辆新高;法国标致和东风汽车合作后起死回生。日前,中国化工以77亿大手笔并购意大利著名的倍耐力(Pirelli)轮胎。意大利前总理叹气:“北京已成为意大利工业的决策者!”

提防沦为暴发户

欧洲较美国有吸引力,除了因为经济走软外,在政治方面也比较“容中”。美国国会排斥中国,动辄以国安或“中国威胁论”否决中资。欧洲靠拢亚投行,对一哥“重返亚洲”的主意是个重击。

毋庸置疑,钞票现实,它改变世界,带动变局。但国家从落后走人先进,须动用多种元素合成,不能光靠钞票。国家领袖须不断的以新观念、新思维前导;锁定科技为前进的核心;并以促进国民素质为当然的责任。求持继发展、求先进,必须坚持这几个最基本的原则。

中国还有一段长远的路要走,必须提防昙花一现,沦为暴发户!美国近年来在国际事务不到岸,对传统外交,也已到了该启动逆向思维的时刻。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 http://www.worldstt.com)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