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字专栏:透一口酒气

所谓看透,能有几次不是不得已的?就像果实吧,哪个天真的人不曾以为看不透就可以继续挂在果树上?挂不住的,终究也没有必要挂住。所谓看透,是那样地熟透,烂透——如果因此而有了洒脱的味道,也许就是果实腐烂发酵的酒味——酒徒不就常扮不醉,或扮醉?有些事不必扮,有些事扮不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