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选票让它梦醒

因为实行消费税的关系,原本朝野热议、官民关切,由回教党提呈的回教刑事法竟给冷淡了。不过,它迟点还是会回来,依旧是全国最热门的话题。

吉兰丹州议会朝野议员一致通过回教刑事法后,行动党宣布与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絶交而不是与该党断绝盟党关系,此乃藕断丝连招式,行动党仍然从“大局着想”,一是要保住雪州政权,保住官位;二是寄望回教党的所谓开明派推翻哈迪阿旺,暂时把回教刑事法压下,别提到国会来要求批准,暂时把灰尘扫入地毡下算了。

行动党应与伊党绝交

老实说,行动党这样做,实在是因为它没有办法阻止回教党提呈回教刑事法,就好像马华没有办法阻止丹州巫统议员支持这法案一样,两党都是有心无力,但两党至今却一直互相指责,那可就是狐狸笑猫的事,华人其实都知道它们都反对回教刑事法,行动党和马华何不仿效丹州回教党与巫统,在有相同立场的事务上,敢敢地公开站在一起?须知兄弟阋墙,外御其侮呀!难道它们害怕给公正党赶出民联,还是害怕给巫统责骂?

我曾经说过,回教党是不讲信义,不可靠的伙伴,它在3.08大选后瞒着伙伴党,和巫统秘密谈论组联合政府,等同在朋友背后插一刀;同届大选后,民联执掌霹雳州政权,虽然回教党最少州议员,却抢先向苏丹推荐它的议员当州务大臣,惹得已故加巴星大怒,最后还吃了官司,如此不讲信义的党,行动党应和它早日脱离结盟关系。再说,回教党在上两届大选前都说要建立福利国,选后却说要建回教国,一再失信于民,行动党还要和它结盟?

实际上,行动党和回教党结盟是作茧自缚之事,因为一结盟,行动党就只能在华人区竞选,即使它有很好的巫裔党员也不能派去和回教党逐鹿中原,于是行动党就只能在华人区“找吃”,但华人选区却越来越少,这就注定它的势力只有缩减而不能壮大。

从长远来看,行动党应趁这次的机会和回教党绝交,分道扬镳,并竭力招揽马来专才,与在马来社群中有名望的人入党,以后就派他们去回教党选区竞选,在巫回两党势均力敌,胜利难料的选区,行动党坐收渔人之利的机会更大,所以行动党宜尽早与回教党分手。

勿对伊斯兰党有厚望

从媒体报道中,我们知道反对回教刑事法案的马来人也真不少,如首相署前部长再益、25名前高官(G25)、身为回教徒的沙巴公正党主席拉津;此外还有几位巫统部长,更有前首相马哈迪,他们较婉转地说我国“不宜”实行回教刑事法。

可见如今的回教党即使不致于众叛亲离,但也相去不远,行动党亟应趁此大好机会取回教党而代之,把势力扩展到马来社群,为何还要与它藕断丝连?

华人反对任何宗教法律,包括佛教法、基督教法,并不是只反对回教法,回教党必须了解这点。华人如今也应该梦醒,不须对回教有期望,下届大选,华人就用选票来教训它,让它也梦醒,别再发回教刑事法梦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