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张桌面:点击上亿次

烈日当空正37度摄氏,马路上有好几个身体黝黑发亮的年轻工友正在铺路。地面热气腾腾,其中一位青年居然一边以脸颊与肩膀夹着手机在说话。朋友说,这有何稀奇?工作中讲电话,已经是一种病症。我在荷兰旅行,经过红灯区。橱窗内穿着性感的女郎,低头两手忙着打手机,才不采你。

闲着没事玩手机还说得过去。办公室内,手不离机的现象越来越严重。有的职员甚至走两步去翻查一个卷宗,都歪着头舍不得放下手机。注意力没有集中,记录错误百出,黄先生变成王先生,在所难免。

诱惑太大了

手机诱惑太大了,学生上课偷偷玩手机是常事,就像我们当年在抽屉内读连环图。为了惩戒学生,起初我们是没收手机,放学后再还给学生。这当然是最笨的方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老师们总算想出一个绝妙的点子。每天晨读前收编所有手机,按班级收集,然后装人铁柜保管到放学回家。当然,哪一位胆敢挑战规则,年底再来索取吧。

手机的发明,本是为了方便在没有电话的地方可以跟遥远的朋友对讲。还记得十多年前四四方方一个盒子的手提电话粉墨登场,甚至可以在大海深山与人沟通,是多么叫人艳羡!没几年,轻巧的黑白手机一炮而红,全世界的人都要将电话收入裤袋或者手提包。联络方便,人与人之间马上缩短了距离。尤其是紊乱的社会,父母更容易追查孩子的行踪而安心。

花样百出

巨大的改变还在于安卓与苹果互相斗法,七彩荧屏的智能手机突现人间,江湖从此刀光剑影,不得安宁矣。厂家一变再变,江湖上智能产品频频出击,消费人看得眼花缭乱,不知何所适从。智能手机花样百出,青年才俊袋子内的薪金因此多了出处。幸福的新一代钱用光了不要紧,只要手中有个耀眼的苹果或者三星。

手机不再只是打电话。屏幕上的功能千变万化,人人的头更加抬不起来。菜肴上桌,马上传送照片给天不吐的网友;阿公阿妈也忙于自拍,让人分享幸福的生活。照片一出,全世界都有朋友按“赞”,人类的寂寞指数马上下降,手机功德无量。

智能手机不再只是讲话的手机。它是一台轻便的电脑,可以上网,可以衔接四方八面的讯息。尤其是有人建立应用程序、开发脸书、微信等公众平台以后,世界的疆界被拆解,自由的世界更加狂野,被封闭的人民终于能够和世界接轨,声音与影像不再被割切在外。柴静的《穹顶之下》一天内有上亿点击,个中意义不在话下。一场不流血的革命正在悄悄地、迅速地扩张。人类因此更迅速朝向一个更加公平与自由的世纪。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