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罗香港大专生监督舆论 共青团招千万网络大军

(香港7日讯)掌控全中国青年工作的共青团发出文件,以落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示为名,宣布成立超过1000万人的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队伍,负责在网上为中共倡导舆论,并要驳斥甚至举报“错误言论”。

这支“五毛大军”向中国院校征召,文件详细列出各省市、各院校的“交人头”数目,连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分校和香港浸会大学与北京师范大学合办的联合国际学院,亦须合共交出900人“入伍”。

浸大有份合办的联合国际学院称从未听闻有关文件;中大未有回复询问。

这份共青团中央文件上月初发出,开宗明义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成立“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队伍”。

队伍职责包括在网上弘扬正能量及抵制负能量,一方面要以文明语言及理性态度发表言论,就“中国梦、推进改革、法治、奋斗创业”等内容主动发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微博、帖文及影片;另一方面要求成员驳斥甚至举报违反社会主义价值及不利民族团结等错误言论。

成员亦须恪守中国互联网法例,并承诺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响应阳光跟帖行动

文件又列出队伍今年的主要任务,头炮是上月动员在各大微博论坛发表网络文明志愿宣言,以“网络文明宣言”及“为雷锋精神点赞”主题标签为成立队伍造势;另外要在清明、五四、七一(中共建党日)、抗战胜利日、十一、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等重要日子发动全团性主题网络活动;亦要响应共青团的阳光跟帖行动,倡导青少年网民健康、积极、乐观、友善地跟帖。

有关行动在网上已见成效,例如微博上已可见中国各地院校纷纷发表网络文明志愿宣言,上载学生手持宣言的照片;清明前后亦涌现大量主题帖文,纪念革命先烈、殉职的军人、公安及消防员等。

“学校战线”是主力军

队伍向全国各级组织征召,要求不少于各地共青团员的两成人数参与,全国合组1050万人的“五毛大军”。

文件强调“学校战线”是主力军,要广泛动员学生参与;另一份《各高校任务安排表》就详列广东省内高校的交人头数目,当中包括由香港浸大与北京师范大学合办的联合国际学院,须交800人参与,香港中大在深圳开设的分校亦须“贡献”100人。

队伍将在网上设立平台供志愿者登记,本月25日会首次统计参与人数,6月25日须完成“建军”。

中大深圳分校须招“五毛”前学生领袖忧搞垮母校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张秀贤认为,共青团在中大深圳招收“五毛”似乎是硬命令,担心一旦中大不妥协或会有后果;但假若屈服向共青团交人,就代表失去学术自由及院校自治,更会影响中大校誉。

“持中大的招牌去深圳做,但做的只是次等货,一定会拖垮母校。”

他指中国招收1000万名“五毛”,“可以将假的(讲到)变真。这样做代表个政权虚怯。问题是中大是不是肯就范?”他要求中大向学生交代,不排除发起召开教务会临时会议处理有关问题。

浸大回复称,联合国际学院行政独立,联合国际学院则指无听闻有关文件,校内亦无成立共青团组织。

香港保证不会引入

共青团中央文件透露,将在中国高校招揽网络水军,职责是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积极举报。

香港教育评议会副主席何汉权称在一国两制下,不担心这做法会引入香港。

何汉权星期二上午在港台节目中称,暂时不知有关报道是否真确,但香港有一国两制保障,加上推广共青团工作未列入基本法,所以不担心这种做法引入香港。

他又指,有关疑虑显示港人对基本法认识仍然不足,认为香港学校需要加强基本法教育。

另一方面,他相信,基本法文本明确,推广基本法不会好像推动国民教育科时,引起争议。

胡佳:助政府压异见“五毛党”向政府告密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五毛党是中国的一种特定称呼,他们通常以普通网民身分,为中国(共)政府唱赞歌,围攻批评政府的网络声音,试图达到引导和制造网络舆论的目的。

胡佳还表示,目前民众对官方的媒体根本不信任,网络成为人们寻找真实信息的一个渠道;“所以政府要在网络上大量注水,人们也叫五毛党为网络水军。大部分五毛党可能并不是志愿者,当然也有部分铁杆五毛可能是。”

胡佳说,目前的中国网络水军很多是共青团组织,“他们在网络上大量删除批评政府的文章,压制不同政见的声音,甚至向政府告密”。

由半公开唱好政府升为国家战略部署

中国对报纸、杂志、电视、电台等传统媒体向有严格审查控制机制,当局曾牢牢掌握着公众议题的话语垄断权。

个人权利意识提升互联网逐渐普及后,网民的声音毋须审查便可公开传播,提升个人权利意识,但草根话语权扩大,却被当局视为挑战。

早在胡锦涛时代,中国网民对“五毛党”的存在已经心照不宣,各个论坛、贴吧以至于后来微博的网民,对于某一类的评论都相当敏感,认为有“五毛党”的嫌疑:逻辑混乱、转移视线、立场坚定的支持政府做法的评论。

微博在中国普及后,曾被认为是公共舆情的有效指标。但自从中共十八大后,当局加强对网络舆论的监管,薛蛮子等有巨大影响力的网络红人被整肃后,微博的活跃性大减。

如今,在微博发表批评政府言论,随时会招来痛骂。

本次全国范围内的网络文明志愿者队伍招募,也标志着有组织的制造唱好政府舆论的行为,从过往半公开、分散化、有实际经济回报的局部操作,提升为理直气壮的、统一部署的、以志愿者形式展开的国家行为。

另一方面,但正所谓“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当中国网络将铺天盖地的布满对当权者的溢美之词时,广大网民还会把这些正能量当真吗?

新闻背景

“五毛党”唱好国策

“五毛党”一词早在10年前已经出现。当时,不少网民怀疑,网络上部分赞好政府的言论,以及对政府批评者的反驳,是有人收受好处后发表。

此后,多地的党政部门都有公开招聘或培训网络评论员的通知,核实了外界的猜测。所谓“五毛党”,是指每发表一条赞好政府的评论,就能获五毛钱收入。

在“五毛党”出现后不久,便出现了另一术语“自干五”(意味自带干粮的五毛)。这一术语指并未收受政府好处,但仍处处为其辩护的网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