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国是人为的!

上周二,尼日利亚时任总统乔纳森承认在大选败给前将领布哈里,是该国从英国独立55年来首次!

若这导致另一场持久丑陋和血腥的权利斗争,我不应感震惊。相反地,乔纳森公开感谢国民赐予机会服务(2010-15年)。他补充:“没人的野心比尼日利亚人的血更有价值。”非洲大陆传统中永远有武装解决的选项,在声明中表露无疑。

非洲大陆

非洲很大,包括54国和7属地,截至2013年总人口11亿。她有世界所需的许多天然资源,也以军事政变、反政变和军法统治而闻名。多个政权连续用可怕的镇压法律和难以言表的残忍重新定义暴政。

部分真正应非难的例子:‧利比里亚:查尔斯‧泰勒领导的政府用血钻石和非法伐木出口打造贱民国家。2012年在海牙,他包括恐怖活动、谋杀和强奸等11项指控全部罪成,判50年监禁。

‧乌干达:1971年,阿敏夺权。国际法学家委员会估计,其8年恐怖统治期间,死亡人数至少8万,更可能达30万。遇害名人有前总理、首席法官、圣公会大主教、前央行行长、剧作家,甚至2名阁员。

‧卢旺达:1994年大屠杀,100天内介于50万到100万人遭临时政府杀害。

‧津巴布韦:高度争议的土地改革(充公白人农地)造成传统强项农业出口锐减。2002年,因大肆夺取农地和公然干涉选举,共和联邦会员资格遭中止。穆加贝1980至87年当总理,1987年至今是总统,有连续35年的绝对权力。

‧苏丹:无止境的内乱和内战,尤其在达尔富尔区,长期苦于种族清洗和奴隶制。就在去年10月,军方在36小时内强奸了221名妇女和女童。

‧埃及、利比亚和突尼斯:近期动荡众所周知。

数日前,索马里武装青年党才血洗大学,147名学生死亡。

尼日利亚指路

“非洲巨人”人口1.8亿冠全非,世界排名第7。2014年,超越南非成非洲最大、世界第21大经济体。

布哈里如今是“宣誓的民主主义者”。两个主要议程是坚决铲除回教武装组织博科圣地,和该国的祸根——贪污。他说贪污使国家名誉受损。全世界多年来收到他们恶名昭彰的“快速致富”电邮。在白纸变美元骗局中,有人失去3万令吉。

博科圣地造成至少1.2万人死亡、8000人伤残。2014年,因绑架276名女学生而受世界媒体注目。

作为非洲最大、最富有的国家,尼日利亚准备给该大陆换上“新面孔”。我们可从非洲学习很多教训。

上周在大马

说到霹雳州黑衣事件。

民联合理化抗议的名义,包括拿督斯里安华定罪,和2009年示威反对拿督斯里占比里博士受委州务大臣的13人。

我想两件事有合理的推力,但质疑在州议会召开首日抗议的智慧。破坏礼仪的反弹,远超抗议的影响。实际上,“粗鲁行为”的报道多于抗议的原因。

4名编辑和1名出版人遭逮捕和彻夜拘留,登上世界新闻。报道的语气并非赞美。在新闻价值方面,很可能比任何单一旅游广告配套更有效。不过,会被当作旅游警示,即推广观光景点的完全反面。

对此,通讯及多媒体部长的意见是,若有人在拥挤的戏院内喊“有火”,观众会落荒而逃,互相踩踏。若实际上没有火,就不当援引言论自由。

在部长提及的背景中,许多人会赞同此说。

但“大马局内人”事件并非发生在任何像死亡陷阱的区域,不会造成立即或随即祸害,并可轻易补救。

“局内人”在澄清声明和对马来统治者理事会的道歉中说,《大都会日报》曾报道类似新闻,甚至引述吉兰丹州务大臣,他们却没遭调查。

附笔

民联决定穿黑衣抗议,完全是自己的决定。

如此,我认为他们会为2009事件所消耗。为了明智起见,必须向前看。

若警察总长认为警方可依法逮捕和羁押,负责的部长必须介入。它不再是警总长可能认为的“操作”问题。瘫痪国是人为的,肯定也可以还原。

(作者拿督李耀明在报界和通讯行业服务超过35年,曾是《新海峡时报》专栏作者,目前为《马来邮报》供稿。他曾在首相署大马创新机构(AIM)担任策略性通讯顾问。)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