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取代中国东协居首 亚洲制造业新引擎

如果你认为亚洲的制造业工厂只有中国,韩国和泰国的话,那你就错了,今天要新加一个进来,她就是越南,而且俨然已经成为亚洲制造业龙头地位,冠绝东南亚地区。

汇丰和Markit的制造业指数显示,自从2013年8月以来,越南的制造业指数从来就没有低过50。制造业PMI高于50意味着扩张。与之相对的是,同期中国制造业有8个月是萎缩的。而泰国官方数据显示,截止今年1月,泰国制造业已经连续22个月萎缩。

越南已经成为亚洲制造业不可忽视的新兴力量。汇丰/Markit发布的3月数据显示,越南近期商业状况有所提升是因为输出和新订单增加。越南的公司用低成本价格吸引更多本地和境外客户。Markit资深经济学家郝克表示:“因为低价的成本输入,商品价格在国际市场上下跌将会继续。

去年,越南成为东协10个国家中,对美国最大的出口商。相对中国而言,因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更年轻的人群和更低的成本,它能得到诸如三星电子、英特尔和西门子等大公司的青睐,更不用说一些服装和制鞋厂商。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数据显示,2013年,越南人均每月收入是197美元,这相对于同等情况下在泰国的391美元和中国的613美元来说,是很低的水平。越南的人口偏年轻化,只有6%的人口在65岁以上,而中国和泰国是10%,韩国是13%。

日韩企迁出中国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富士施乐旗下生产子公司富士施乐海防位于海防市的“越南-新加坡工业园区”内。在工厂内,以女性为中心,约有300名20岁左右的工人快速地手工组装小型打印机。

据称从深圳调来的中国常驻人员也在熟练地从事越南人培训等一般业务。

富士施乐投资9000万美元在海防建设工厂,并于2013年11月投入运行。由于在深圳的主力工厂受到薪资上涨等困扰,小型打印机的生产被转移到这里。产品则向日本和中国以外的世界各国出口。2015年底,海防工厂还将启动组装难度更高的多功能一体机的生产。

除富士施乐外,京瓷旗下多功能一体机业务子公司KYOCERA Document Solutions也正逐步将生产由广东省东莞市转移至海防。其在海防工厂的产能在2018年3月之前将提高至目前的四倍、即每年200万台,将成为该公司的最大生产基地。

据KYOCERA Document Solutions表示,模具和树脂零部件等体积较大的产品将在越南实现本土生产,而核心零部件将继续从中国珠三角采购,由于在中越实行分工生产,“目前并不会马上减少与中国的关系”。

另外,韩国家电厂商LG电子也将海防定位为“全球生产基地”,并与合作伙伴一起进驻海防。LG电子等计划在2017年之前投入5亿美元,最终投入15亿美元。目前已启动吸尘器等生产,今后还将生产液晶电视和移动设备等。LG电子在中国各地都拥有工厂,但预计将逐步迁往海防。

罢工成最大障碍

现阶段越南的制造业大多集中在低端的纺织品、服装、家具和电子产品。

不过,未来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很多代工企业正在加班加点培训工人并增加研发投入。但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越南的工人罢工比较常见。

本周,数千名工人聚集在胡志明市罢工,抗议政府修改养老金。这也是去年5月越南国内爆发反华运动导致大批工厂关闭以来规模最大的罢工。

罢工等国内局势不稳定可能影响越南成为制造业强国的最大障碍。

外媒称,在越南北部的港口城市海防,日韩制造业工厂进驻热潮正在持续。原因是这里的工资比中国低,同时可利用相邻的中国广州和深圳等珠江三角洲供应链的地利优势。

虽然中越两国围绕南海主权存在政治上的对立,但作为跨越边境的“中越经济圈”要冲,海防正逐步树立重要地位。

日渐失龙头地位

自革新开放以来,越南吸引大量外资在越投资。

在这些外国投资中,日本一直在投资额上位列榜首,投资企业遍及越南63个省市中的49个。然而这一切都在慢慢的改变。2011年来,日本在越南投资额开始逐步下滑,特别是在制造领域。

据越南外国投资局公布数据显示,今年前3个月,日本在越南新增注册项目81个,总投资额2.9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近30%。联想到去年曾因腐败问题,日本一度暂停援助越南政府,这一切似乎暗示着越南与日本间经济合作前景暗淡。

据日本贸促组织近期公布数据显示,2014年日本对越南投资额减少为20.5亿美元,同比下降65%。而此前一年日本对越南投资额曾一度达到58.7亿美元,是5年来最高。据日本贸促组织解释,日本对越投资领域中减少幅度最大的是制造业。

随着美国、德国、中国等国制造业的强劲发展,日本这一昔日制造大国也是海外制造业投资大国日渐没落。日本在越南制造业项目投资数从此前的161个减少为2014年的108个,投资额减少近3亿美元。

唯一让日本兴奋的就是建筑业和房地产业,投资额从一年前的2300万美元激增到2014年的1.55亿美元,增长近10倍。

韩企直追日资金

对于一直以来都保持大力发展同越南关系的日本来说,在越南直接投资额的减少引起不少人对两国经济发展前景的担忧。

多年来日本十分重视对东南亚国家和市场的培育,日本对东南亚国家的政府援助一直保持该地区前列。特别是对越南,由于看重越南地理位置和市场条件,日本对越南的投资一直保持首位。

不过,近年来,随着亚洲其他国家的崛起,特别是日本制造业逐渐失去昔日风采,日本在越南投资“老大”地位不断被挑战。

2015年第一季度,韩国超过日本,成为在越南投资额最大国家。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日本在越南投资减少感到悲观。不少越南经济专家认为,虽然日本在越南的投资额有所下降,但日本仍是目前越南外资单个项目平均投资额最大的国家。

此外,一些专家认为,日本去年下半年经济乏力、日元贬值都影响日企对外投资。日本在越南的投资方向也在逐渐改变,从过去的制造业转向房地产业。这些都对日本在越南投资产生一定影响。

但总体看来,越南仍是日本的重要海外投资市场。

搞“中国+1战略”
越南海防优势多

报道称,富士施乐等日本企业的“China plus one(中国+1)”战略的实施目的地为何选在越南海防?

在海防,工人的人均工资每月不到150至200美元,仅为深圳的一半,这种工资优势自不必说,与深圳的距离之近更是决定性因素。两地直线距离仅为780公里。从物流运输所需时间来看,陆路为1—2日,而海上运输也仅需1周左右。

中国珠三角具有传感器和驱动用零部件等供应链优势。而海防则能够很好利用这一优势。

一方面,越南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正稳步推进。借助日本政府开发援助(ODA),越南正在建设莱县国际港,力争2017年投入使用,该港水深14米,可用于大型船只入港。

普利司通常务执行董事岛崎充平分析称,如能实现不在香港和新加坡中转,而直接将货物运往欧美,将有望每个集装箱节省数百美元成本的效果。

去年打砸外资厂阴影未散
越南招资挑战多

虽然越南逐步崛起成为亚洲制造业大国,但越南政府在引进和使用外资的道路上依然面临着不少问题。

首先,发生在2014年针对外资企业打砸的事件影响依然存在,虽然大部分外资企业已经开始复工,但质疑依然存在,继续修复投资信心并进一步做好理赔工作,将是越南政府下一步重点解决的问题。

其次,越南政府近年来逐步开始重视外资项目带给环境的问题,引进外资门槛的相对抬高和大批国际企业的进驻,导致劳动力价格相对上升,形成投资者开始向劳动力更为廉价、门槛相对较低的孟加拉、缅甸等国转移。

此外,越南现阶段税务、海关等与外资联系密切的部门存在部分办事不规范、手续繁琐等问题,这都在一定程度上给投资者留下不好的印象。

越南计划投资部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越南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近220亿美元,总额略有下降,是2013年总量的98.1%。为此,越南总理阮晋勇近期多次在政府会议中强调,各部门要加强管理和相互合作,着重改善经营环境,以期加大吸引外资力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