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取其咎 断送政途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指出,下届大选伊党将失去治理25年的吉兰丹州政权,在其他州属亦将兵败如山倒,这完全归咎于3‧19吉兰丹州议会通过的回刑法,为回刑法付出惨重代价!

3‧19吉兰丹州议会通过了喧嚷多时的回刑法,虽然群情激愤,伊党一意孤行,完全无视与罔顾国人的感受。

吉兰丹通过回刑法已成为不可改变的事实,伊党冥顽不灵的行为不但陷行动党与公正党于不义,对甫落实的两线制民主政治亦蒙上阴影,民主之路崎岖难行。

3‧19回刑法在吉兰丹登堂入室,意味着吉兰丹州政府已向神权靠拢,向联邦宪法掀战,开历史倒车,朝神权治国的目标前进。

颠覆国人正常生活

西方国家过去历尽艰辛,好不容易摆脱神权的桎梏,以科学民主法治等现代化思潮取而代之,才建立了令人惊艳的现代化国家。这种人定胜天的斑斑史实,已向世人印证了唯有诉诸科学民主法治等精神才能达致现代化的目标,而一味求助于天神是无法迈向现代化,无法提升生活素质的。

宗教本是个人精神寄托的庇护所,是个人的精神乐园。我国是信奉宗教自由的国家,每个人有权选择所信奉的宗教,道并行而不相悖,各得其所;各取所需。

问题来了,今天伊党一心一意推行回刑法,把宗教政治化,如果其他宗教也不甘落后,东施效颦,也个别将宗教教义立法通过,那岂不是天下大乱?届时置联邦宪法于何境地?联邦宪法地位安在?

回刑法的落实,无疑的,已颠覆了国人的正常生活,诸多的约束与羁绊,影响了人民的生活情趣与生活素质,剥夺了公众权益。尤有甚者,也冲击了我国的民主政治体制,对两线制的民主政治体制造成无远弗届的杀伤力与破坏力。

回顾历史,3‧08与5‧05的大选,国人之所以支持民联,不外是希望促成两党抗衡的民主体制,不愿意再承受一党独大的傲慢态度;不想再被一党专政的偏见肆虐。

事实上,很多选民对伊党一路来鼓吹建立回教国的口号不是没有戒心的,但是为了实现两线制的民主政体,不得不冒险投选伊党。可是今天伊党不但不珍惜选民的支持,心存感恩,反而公然忤逆民意,执意推行回刑法,这种背叛盟党和选民的行为,今后该党如何再与盟党合作?如何再取信于民?

丹州议会通过伊刑法,在国际社会也徒留不良观感。尤有甚者,正逢哈里发国大发狂性,假借维护回教圣洁为名,在国际上掀起恐怖袭击的血腥暴行之际,伊党却选择在这节骨眼上推行回刑法,岂不是添乱和惠人口实,有附和哈里发国,与狼共舞之嫌?

本来做为一个政党,应为民谋求福利,解决民生问题为天职,更何况吉兰丹甫经水劫,伊党身为州政府,应致力于为民纾困解难,救民于倒悬,为灾民重建家园为要务,而不是急于推行与民生无关的回刑法。

伊党如今却本末倒置,如果为了推行回刑法而可能断送政途,真是自取其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