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岁月:又见桃花

我们在山上务农为生,一直以来,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因为山上娱乐少,虽然近年来发展神速,兴建的也都是旅馆酒店,和商业及住宅,而可娱乐的场所不多,村民大部分工余都呆在家看电视或阅报,一些懂得搓麻将的就搓麻将,不然只能邀约几个友人坐在咖啡店车大炮。

然而,科技发达,自从面子书盛行,村民大大小小都不再感到生活乏味,几乎都学会上网消磨时光。我的兄弟姐妹大都上网,就连起初对电脑有抗拒感的八弟长瑞,也经不住潮流冲击,最近突然在我的面子书出现。

面子书贴桃花

八弟的出现使我惊奇,我第一时间浏览他的网页。很爱园艺的他,稍有空闲就在园的四周栽花种树,他的网页就贴了许多漂亮的花卉。突然,我眼前一亮,一棵开满艳丽花朵的桃树出现在屏幕。这棵似曾相识的桃花,在哪里见过呢?我的思维突然沉溺在历史空茫的领域中。

是30年前吧?那时,我偶尔去八弟的菜园,本来嘛,我们在山上,几个兄弟各有菜园,大家平时各忙各的,只有在喜庆或某个节目时才聚首。也因为各自的园都在不同偏僻的深山角落,交通不便,鲜少走访,那些年是因为最小的弟弟刚从平原上来,八弟当时园地算是最大,当年没有外劳帮手忙不开,便拨了一小片田地给最小的弟弟学种菜。因为是幼儿,母亲随后也上山照顾他。我为了探望母亲偶尔也去八弟的园。

那年正是春天,而一棵长得玉树临风的桃花正生长在八弟的园里,开满花朵,令我看了欢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是我来到山上,提笔写第一篇散文的时候。我当年是看到了这棵桃树,感惊艳而动笔,题目是〈桃花〉。我把这篇散文寄去报章的文艺版,没几天便刊登了出来。我在文章中刻意写下八弟长瑞的名字,他很高兴,笑着说,来年再到他的园,看到桃花,可以再来一篇〈又见桃花〉啊!

可是,几年后,幼弟找到另外一片较宽阔的地就搬走了,母亲也跟随幼弟到别处去,而我也就没再到八弟的园去了。

30年后再见桃花

时光匆匆,一年复一年,后来母亲病逝,我去幼弟的园也少了,而八弟的园至今根本没有再去过。想不到他园中的桃花,竟然在面子书出现,真的令人感慨万分!

我隔天就打电话给八弟,问他现在桃树是否开着花?他说零零落落的,我上午忙了一阵子,就赶着去他的园看花了。八弟的园,30年后仍然没变,高高低低的田畦,凹凸不平的山坡。看到了桃树了,只觉得它高了很多,也更加粗壮。

30年,一晃眼不觉就30年,当年八弟妇,是八弟邻园一个善良朴素漂亮的女孩,如今已当了婆婆了啊!而我的年纪比八弟大许多,也就更加苍老了啊!

又见桃花,又惊又喜;惊的是时光无情飞逝,喜的是花树依然健在,而我们兄弟也依然健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