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丹州毋须太在意

为了丹州数十年一遇的大水灾,回刑法不得不暂时搁下。国人须知,水灾年年都有,救灾也年年进行,救灾原非伊党施政重点,更非伊党政权强项。伊党政权Budget有限,其他资源更是如此,怎么救都比不上财雄势大,资源无限的巫统。

伊党之得民心,原就不靠救灾赈灾,靠的是敬虔的信仰。如今洪水即退,灾民的景况或惨状如何,自当各安天命,不能事事指望丹州政府。党领袖、州政府也不能因为一场The act of God,就无限期地搁置替天行道,落实比天灾人祸更重要的回刑法。

84%民调反对此时此刻落实回刑法,因为他们不了解此乃千秋伟业,争千秋岂可暂缓一时?因此,党的最高领袖哈迪阿旺和丹州副大臣莫哈末阿马,虽千万人吾往矣地,义无反顾兼不顾一切,不只在丹州通过修正案,并在前一天呈函国会,准备一举直捣黄龙。

落实回刑法决心不移

回刑法若能在国会通过,最高领袖因此立下了不朽功勋。即或在国会受挫未竟全功,责任在巫统在纳吉,哈迪阿旺轻舟已过万重山树立了无上声威。6月党选,纵使不能乘势一举逐尽开明派,或许也能掌控中委会。

须知,从3‧08到5‧05,冠盖满民联,斯人独憔悴的是失去丹州大臣和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哈迪阿旺,只剩一个控制不了中委会的党主席。若再不热心替天行道,最高领袖还有什么本钱指点伊党江山?

要是中央继续由开明派控制,则伊党的“命根子”回刑法即使不会和党越走越远,也把是“时机成熟”的日子越推越迟。这又叫热心敬虔的领袖们、长老们,情何以堪呢?

民调阻不了党最高领袖和副州务大臣的决心,而行动党的怒骂谴责、不敢动真格与伊党绝交,公正党也在怕站在瓷器店里的这头公牛,只敢虚与委蛇。至于林吉祥说什么伊党的版图不但会从各州缩回丹州,甚至连丹州政权也会失去。

行动党恐失槟州政权

神机妙算的保守派岂没推演过?最热心推动回刑法的副丹州大臣,也是回刑法技术委员会的大头目,曾设想过用罪恶帝国主义法国的断头台为断肢刑具,一副以逸待劳的神态对林吉祥反唇相讥,若伊党失去丹州,行动党也别高兴,行动党也会失去槟城,大家一起没得玩啦!如果识时务,安安静静让回刑法直通国会,纵使伊党失去丹州,说不定行动党还可保住槟城。

既然铁了心要落实回刑法,他们肯定计算过后果。可能过度自信,也可能不惜缩回丹州以至失去丹州。至于民联的重创,已不在考量当中了,若是一拍三散肯定也在计算之内,说不定也就与巫统再续前缘一起为马来人的权力地位和宗教奋斗。

得政权,失政权,得得失失,在伊党原就是兵家常事,可以平常心看待。哪像行动党打了几十年,打到林吉祥垂垂老矣,才由儿子率军拿下槟城,初尝权力的荤味,尚未足瘾,很怕失去。

说伊党会失去丹州,谁在乎?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