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政府盼公众献议 揭开回收玻璃瓶之秘

(槟城5日讯)槟州政府自2010年就着手探讨回收玻璃瓶的可能性,其中,掌管环境委员会的彭文宝行政议员更在2011年远赴日本进行相关考察。

不仅如此,最近州政府更拨出15万令吉的创业基金,以及5万令吉的申请专利资助,鼓励公众提供回收玻璃瓶建议书。然而,现有的回收技术真的符合经济效益?是不是只有回收玻璃瓶才能取得减少玻璃废置的现象?

接下来的报道,将让你了解回收玻璃瓶的迷思与偏差,以及回收活动中所可能带来的更大的隐忧,一切都在《玻璃瓶的秘密》中揭开……

思考点1:符合经济效益?

回收后的玻璃一般处理方式均为碾碎,日本用以铺路,香港烧成砖块,而欧美则用来制成衣服。这,无疑让人看到回收玻璃瓶的无限可能,但,这真的可行吗?

根据WABISABICONCRETE SOLITIONS玻璃地砖制造厂负责人李丽莎指出,该工厂每月约收集2万个玻璃瓶,每月仅能生产100块地砖,这对一般的地砖生产线来说,是毫不符合经济效益的。

举例,设厂费用介于50至80万令吉左右,加上每月约10万令吉的维修、基本费用、营运开销来看,每月100块地砖的产量完全无法维持工厂的运作。

再来,李丽莎也透露,民众与商家对再循环地砖的高额售价却步,令他们生意难以经营,甚至有意搬离槟城。

“大家以为再循环会更便宜,但是其实间中很多过程,这些成本都很高,售价自然高,所以就不受青睐。”

香港政府曾尝试将玻璃加工制成砖块,然而因为成本太高,也难以外销,最终选择放弃。

思考点2:回收再制真的好?

中国平板玻璃生产厂家曾回收玻璃瓶,并在碾碎后再制成新的玻璃瓶,但意义也不大。

业者们指出,由于玻璃包装物一类的,涉及到去杂质、添加、清洗等工程,不仅过程麻烦,且成本高,再造品的品质也相当易碎,因此业者纷纷打退堂鼓。

另外,环保工作闻名的北欧四国也基于意识到再制品的质地欠佳,因此已经减少回收玻璃瓶,反鼓励减少使用为前提。

思考点3:真的轻而易举?

根据目前的市价来看,每公斤玻璃瓶回收价分别是4仙(未清洗)、5仙(自己送来),以及20仙(清洗后),然而,这与私人界每公里20至50仙的车油津贴相比,是不划算的,尤其这些回收厂都设在较偏远的地方。

马来西亚自然协会槟城分会顾问甘达古马也表示,目前槟岛没有玻璃制造厂及回收中心,这导致民众的参与受限,而商家也在考量了运输费、置放成本等因素下选择放弃。

北马大型回收商David也向本报指出,因为欠缺玻璃瓶回收中心,加上经济收益不大,业者其实都不回收玻璃瓶,甚至连电视电脑的玻璃也会敲碎丢在一旁。

他点出,欧美科技其实只是在告诉我们,废弃的玻璃瓶还可以变成什么,但是却忽略很多的现象考量,就像坐在冷气房想政策的高官那样。

“回收玻璃瓶不是不好,只是真的很难做,讲容易,做起来呢?”

慈济也曾表示,该组织已经停止收集玻璃瓶,因为回收商将之运往吉隆坡的费用太高,即使免费交给回收商也遭拒绝。

思考点4:真的能循环吗?

理科大学材料和矿物工程教授再纳阿力菲接受记者电访时如是表示,我国在再循环玻璃瓶方面不比其余国家活跃,而且通常有色玻璃都不鼓励再循环制成再造品,以免颜色影响再造品。因此,他并不鼓励玻璃瓶再造。

他指出,玻璃及塑料一样被分为数个等级,必须经过分类才能处理,受污染的玻璃將无法再循环使用。

“就算是拿来碾碎填海,材料也必须符合规格,所以不是说你要怎么做就能怎么做的。”

思考点5:真的节省资源?

槟州消费人协会研究人员玛格瓦莉对政府回收玻璃瓶的努力表示肯定,但是,却也不认同这个概念。

她认为,再循环不是不好,只是再循环的前提是“使用”,若只是一味地解决“使用”后所留下来的问题,恐怕只会间接地鼓励“使用”;换言之,这恐怕只是在鼓励另一轮的资源浪费。

“我担心的是,久而久之,大家会认为反正可以再循环、再制造,所以就肆无忌惮购买、使用,一如曾一度泛滥的环保袋那样。”

“与其再循环(Recycle),不如减少(Reduce),甚至不用(Refuse),或想想有什么可以取代的(Replace)。否则我们还是会毫无顾忌地继续选购、使用、丢弃、浪费。”

她建议州政府在玻璃瓶课题上的政策拟定,尽可能从“取代”与“弃用”方面着手,否则一切都是徒然。

“弃用”方案建议

1:给消费者折扣

玛格瓦莉点出,40年前我国推行将使用后的玻璃瓶交给商家,再由商家转交予厂商以便可重复使用,如酱油。

她建议商家给予这些消费者折扣(供下一轮消费使用),不但减少资源浪费,也能在不制造多余垃圾情况下刺激业绩。

“商家甚至可以考虑给更多折扣予自己带容器的消费者。”

2:给业者奖掖

玛格瓦莉指出,虽然政府一直教育民众实行回收玻璃瓶,但槟州几乎没有业者愿意回收,若将玻璃送至吉隆坡将是一笔可观的费用。因此,若政府能在奖掖上着手,如响应瓶装回收业者可获得减税,料将能达致效果。

3:鼓励消费者

鼓励消费者玛格瓦莉也主张,消费者其实可以尽可能选用纸质包装或铜铁质地产品,而非玻璃瓶她指出,目前市面上的玻璃瓶来自饮料、香水等产品,但是,若消费者都拒绝选用玻璃瓶装,料将影响业者的生产决定。

“如果豆奶可以用纸质包装,为何我们要选玻璃瓶的?如果啤酒可以是铝罐装的,为何我们要买玻璃瓶的呢?”

4:严厉要求业者

玛格瓦莉也建议,政府可以在环保路上更积极激进,规定业者生产产品上勿以精美玻璃瓶包装来吸引消费者。

“就像香烟那样,政府可以规定业者不以精美玻璃瓶设计来吸引消费者。”

她强敌,一些产品可能基于品质的关系,所以坚持使用玻璃瓶装,如酒、香水、护肤品等,但是,政府或许考虑就此征收更高税务,尽可能采取“阻止不了,也不鼓励”的态度。

“香水可以以木质或铝罐包装设计面市,不一定要玻璃瓶不可,若一定要,就贵一点。”

玻璃瓶数据

*槟州每天约有1万7000个废置的玻璃瓶。

*200个未经污染的玻璃瓶(不能是黑色),才能生产出1块地砖。

*一方尺的玻璃地砖售价40令吉,价格不菲。


结语

为回收而烦,值得吗?

槟州政府多年来在玻璃瓶回收课题上,付出了不少心思与时间,其努力值得给予肯定。但是,若我们在概念上做出转变,这或许对回收玻璃瓶的征途上更具意义。

无疑,玻璃回收后的再造品,确实令人叹为观止,其中,从砖块及铺路,到衣服,无一不是巧思妙想的成品,但,这是否只是一场场的炫技?是否只是展现创意的秀场?从业者、学者及非政府组织等人的看法分析,所谓的巧思妙想似乎没有将现实考量,人本因素全没列在执行范围内。

而笔者担心的,是我们又究竟朝一个怎样的社会前进?鼓励更多的资源浪费(反正可以再循环)?

州政府多年来都在为此课题劳心劳力,然而换个角度,回到过去那“少见、少用,甚至再使用,以减少再生产的年代”,一切也许更好,甚至更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