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72:航空业4高隐忧

燃油价格挫跌,对航空领域来说非常乐观,但看似前景大好之际,其中又隐藏着大量的不确定因素,而这些因素,恰恰源自于航空业的先天特性。

石油,在过去一直被美誉为“黑金”,是人类现今采用的发动机技术的燃料来源,用途非常广泛,属于价值非常高的不可再生能源。

但由于美国在过去1年里,大规模开采页岩油(Shale Oil),令全球石油产量走高,而国际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也因为意图打击页岩油开采活动,没有一如过往般通过调整石油产量来维持国际油价。

如此一来,导致市面上的石油超越市场需求,进而冲击国际油市,从2014年6月每桶115美元的最高价位,跌至2015年1月每桶46美元的最低价位,跌幅达60%。

除了价值不再,更让全球投资市场陷入熊市,令外围经济变得异常脆弱。

尽管国际油价的走低,已导致多家石油公司和石油生产国蒙受亏损,但跟着国际油市暴跌的航空燃油价格,也因其超过40%的巨额跌幅。

这令低迷的航空业者得以减低成本压力,成为此次油价走低的最大受惠者。

全球航空业在去年经历了空难频发的艰辛马年,而且燃油成本独占航空公司营运成本逾30%,所以过去的高油价也令业者头疼不已,不得想方设法节油,包括减低飞行时速、减轻承载量。

但看起来现在这种形势已逆转,全球航空业正准备在全新的羊年大展拳脚,希望能够借着国际油价暴跌的黄金机会,透过减低所征收的燃油附加费,以更优惠的票价吸引搭客,一洗2014年的颓势。

业者纷撤销燃油附加费

为了对应国际油市,世界不少航空公司已在近两个月内,逐一宣布减低或撤销燃油附加费,这当中包括澳洲维珍航空(VirginAustralia)、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菲律宾航空(Philippines Airline)、宿雾太平洋航空(Cebu Pacific Air)等。

本地亦有数家航空公司,加入撤消燃油附加费的行列,包括深受MH370失联事故和MH17被击落坠事故影响的马航(Malaysia Airline),以及受印尼亚航QZ8501坠机事件牵连的亚航(AIRASIA,5099,主板贸服股)。

我国其他较小型的航空公司诸如飞荧航空(Firefly)和马印航空(Malindo Air)亦紧随其后,营造了航空市场削价的氛围,让业者乐观地等待其复苏。

事实上,航空业所涉及的经济活动范围很广泛,除了我们眼中所看到最直接牵连的旅游业以外,还有各种经贸活动,这一点作者会在下一篇详谈。

今年可重振其鼓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国际航运协)在较早时发布的2014年终报告,预测了全球航空业将在今年得以重振。

预估人均来回飞行成本将达458美元(1694.6令吉)的水平,较去年的483美元(1787.1令吉),减少了5.1%。

此外,全球航空业的每公里乘客营收(RPK),估计将冲上6兆5520亿美元(约24.24兆令吉),同比去年的6兆1260亿美元(约22.66兆令吉),增长7.0%,涨幅属近年来的最高点。

这当然必须归功于航空燃油价格。

国际航运协在这份报告中,根据每桶99美元的国际油价统计,预测2015年航空业的燃油成本将为1920亿美元,同比去年的2040亿美元下跌了5.6%,跌幅亦是历年来最高。

这将令燃油成本在运营成本中所占比率,从去年的28.6%,回降至26.1%。

该组织所发布的数据显示,燃油成本在2013年占运营成本的30.1%,当时的国际油价已冲破每桶130美元,属于航空业相当煎熬的时刻.随着该占比在2014年跌破了30%,预测今年进一步跌破28%,亦是情理之事。

这表现了国际航空组织对今年油价的乐观,这不算坏事,因为依据现有油市的浮动,将全年定在每桶99美元的价位亦算合理。

由于现有趋势显示油价走低的情况不会再持续,回弹的空间和机会越来越多。

因此,国际航运协实际上是审慎乐观,但正面的预测,确实有助于推高全球包括我国的航空业。

亚航大马机场创新高

国际油价的持续走低,也在较早前激起全球投资者的买气。

国际航运协在最新的财务数据调查报告中表示,全球航空公司的股价,在油市低迷时一度飙破12%,看起来似乎已经一洗全球航空业去年首9个月因亚太区欧元区经济放缓、多起空难,以及伊波拉病毒散播而出现的低迷与忧虑。

曾让航空业者头疼的燃油价格,在近期反而成为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由于国际市场的带动,本地航空股同样也呈现涨势,撇除因进行业务整顿而在去年12月自行除牌的马航,亚航在上两月的股价,冲上最高每股2.85令吉,最低2.62令吉,并在去年12月26日达致近年来的新高,即2.94令吉。

此外,大马机场(AIRPORT,5014,主板贸服股)的股价,也在2月27日创下近年的历史新高,即7.35令吉,无论国内外,航空业的形势看起来一片大好。

前景隐藏不确定因素

这种乐观形势,对航空业而言是非常值得鼓舞,但看似前景大好的航空业,其中又隐藏着大量的不确定因素,而这些因素恰恰源自于航空业的先天特性。

航空业主要拥有“四高”特性,即技术依赖性高、航行风险高、航线竞争性高、被动性质高。

客机是一部配备精密通讯器材的昂贵交通工具,无论是操作和保养,都必须拥有极其精密的技术支持,加上其体积庞大亦需各式地面人员紧密的技术配合,确保航行的万无一失。

这导致航空业对专业技术的依赖性特别高,而这些专业技术都是无法削减,并且须维持大量支出运营成本。

另外,民航客机平均每小时以800至850公里的高速航行,飞行高度介于海拔3000公尺至海拔1万6000公尺之间,所存在的航行风险复杂且多样。

一旦发生意外其所需承担的压力和成本是无法估计的,因此高风险意味着高成本。

现今航空旅游普及,造成航空业蓬勃发展,鉴于成本考量,航空公司倾向于运营热门航线,并且采用大型客机增加载客量,比如可承载500多人的A380,从中提高经济效益。

根据早前我所引述的国际航运协数据,去年的离地起飞率达到3340万趟,即每天在全球各地共有9万趟离地航班,意味着每分钟平均有62架客机起飞。

若依据国际航运协对今年离地起飞率的预测,则2015年全球各地每分钟平均有67架客机起飞,而且全球的航空公司,无论大小已超过500家。

繁忙的天空,大量的客机,也意味着强大的竞争,越远途的班机,因消耗的燃油成本有时和机票售价不成正比,造成利润较低,最后不得不自负亏损。

最后,民航航线必须考量世界各国的制空权,在开辟新航线时,必须同时向起飞方、降陆方的空管单位申请。

而且,航空业的竞争,也令航空交通日渐繁忙,航空公司想要运营某条航线,也还需要政府的批准方可,加上各种税务及费用,这些都是隐性成本。

航空业的这“四高”特性,在油价高企时,是拉低业绩表现的主要因素,特别是全方位航空(full-fledge airlines)或超过5小时飞行的远途航线,其成本在油价高企时更是难以控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