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安华夫唱妇随

历史果然不出所料地又再重演,内容大致相同但情节不全一样。这一回是安华又于今年2月10日因鸡奸案上诉失败被判入狱5年。虽然事后家属向最高元首请求特赦,但根据总检察署代表律师透露,宽赦局已于3月16日拒绝安华家属的申请;国会下议院议长也接获通知,安华已失去议员资格,峇东埔国席即将补选。

1998年,安华与马哈迪失和被革职和开除党籍,继而因开展烈火莫熄街头万人斗争,在同年9月20日被逮捕,从此失去自由;后因鸡奸罪判入狱6年,直到2004年9月才翻案成功获释。

事情的因由是这样的:1999年大选,安华身陷囹圄未能参选,改由夫人旺阿兹莎出征;在获得大量同情票及支持票下,旺阿兹莎以逾万张多数票击败对手。这一年,安华的公正党表现平平,只赢得5个国席,这反而壮大了伊斯兰党。安华效应造就了伊党势力空前膨胀(控制丹登两州,并拥有27名国会议员),但遗憾的是,伊党不懂珍惜安华的影响力,反而滑向宗教治国的方向,与行动党大决裂(2001年)。

改变大马政治生态

后来,反对党各自为政演成三角战,在2004年的大选惨遭失败(不仅伊党失掉登州政权,国席也减剩7个;可怜的公正党只剩下最后一盏灯(峇东埔),也只以500多张多数票压倒对手,真是险中求胜)。

就在没有人看好甚至“看死”公正党不能翻身的凄境下,唯独安华不信邪,依然信心满满地认为反对党会大有作为。果然,2008年的大选安华创造了奇迹,他领导的反对党大有斩获,不但夺下5个州政权,而且国会议员数目跃增至82席(总数222席),给予执政的国阵巨大的威胁,也改变了马来西亚的政治生态。

踌躇满志的安华成立民联后(也促成行动党与伊党重新合作),马不停蹄地向东马“进军”,他要从东马撬开国阵的墙角,进而制造“916”变天。

安华急于寻求变天,是因为他知道若不先下手为强,危机就会随之发生,一个不小心就会再发生意外。

不入布城政途堪虞

安华在2008年8月参加峇东埔补选前一周(其夫人辞职让安华顶上),他又面对新的鸡奸案。虽然安华在当时以超过15000张多数票取胜,但内心总是被案件索绊着,除非他能改变整个政局,否则,政途是不稳定的。

安华的二度鸡奸案审结前,大马又迎来2013年的大选。这一回安华若不能一举翻身迈入布城,则等着他的是“情况不明朗”的官司。

正由于有此关键性的考量,安华在505(2013年)大选过后,便发动超逾十万人的大集会,以抗议选举制度的不公。他认为反对党得票超过50%,理应起而执政。可是,马来西亚行使的是选区定胜负的制度,不是以整体得票率定输赢。

民联团结是大问题

这一回,安华司法斗争和特赦失败后,下来就是峇东埔的补选,不必猜疑这个人选将是旺阿兹莎。理由如下:①她目前是公正党主席,在当不成雪兰莪州务大臣后,她在国会将起平衡和制衡作用;②目前,国会民联基本分成三个派系,一个是安华,另一个是林吉祥,再一个是哈迪阿旺。如今在安华缺席下,行动党及伊党都不会同意由对方出任反对党领袖,折衷人物也就是旺阿兹莎,预料伊党这回不会因为女性而反对了;③公正党不大可能派安华第二女儿努鲁努哈上阵,一来她对政治兴趣不浓,二来她姐姐已是国会议员,母亲是州议员,若再加上自己人担任国会议员,难免被人揶揄为“家庭政党”。

一般预料,旺阿兹莎将轻易过关,但在安华缺席下,民联能否保持团结与合作是个大问题。如果行动党与伊党一直不咬弦,那民联的作用也将大大地打折扣了。

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呢?就在回教刑法。当伊党说什么也不退让的时候,行动党也就会有所行动了。

这对民联的未来是不乐观的,因此,今日的重心不是旺阿兹莎胜得漂亮吗?而是民联是否有明天?还有安华与旺阿兹莎夫妻一条心的故事是否还是一直讲不完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