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农立业:从李光耀写到毛姆

这间建筑物面对新加坡红灯码头,二楼的厅裡有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一位好像自称蔡先生的中年人悠闲的坐在望海的一张椅上,他示意我坐在面对他的椅子。桌上有两叠文件及两包骑士(Rider)牌香烟。

蔡先生说These Files来自马来西亚警局。他一面翻阅一面提出问题,明显地他不相信我是共产党。蔡先生在两小时抽完一包10支庄香烟,我们一起从楼梯走下来,他说:“你可准备去深造了”。

我是南大人,1962年获新加坡奖学金赴纽西兰唸硕士班。1963年的一天,李光耀总理到来奥克兰大学“探望”新加坡学生。我们排成一行和他握手,脸色红润的他问我身旁的同学唸什么学系,同学答说:“城市规划”,李总理和他握手说:“很好”。

不等他问,我说我唸微生物学,他说:“Intersesting(有趣)”。

放下过去不忘历史

唸完硕士,我继唸森林病理学,新加坡政府没有反对。我申请返马在橡胶研究院工作,也获批准。

5.13事件后几星期,我在研究院裡收到新加坡来电,询问我会不会考虑“回”新加坡工作,我说我喜欢橡胶工作。此后我常进出新加坡看儿孙,很多时候我去新加坡植物园“寻花问橡树”。

李总理的政敌之一是方水双先生,他的公子方永晋说:“家人已放下过去,但没有忘记历史。原谅和忘记是有区别的,原谅讲究的是放下,但忘记不利于历史。”

今天,橡胶业从蓬勃到寂寥,我还是在橡胶研究和发展岗位上,担任大马橡胶局董事及上游研究委员会主席。我清楚记得如何走过来,最令我欣慰的是一切有关橡胶的美好回忆。

管理胶园要看本事

看一本小说也想到橡胶,英国短篇小说家毛姆1920年到过婆罗洲(东马),1922年,来过马来亚半岛。

他接触英籍种植人,写种橡胶的故事。毛姆有一个叫杰拉德赫斯顿(Gerald Haxton)的助手兼伴侣,此人据说在吉隆坡、新加坡及亚庇(Jesselton)专门和外籍“酒鬼”和不务正业的人搞在一起,收集不确实的故事供毛姆做写作材料。例如形容种植人没有受过教育,才会在荒山野林割橡胶或管理胶园。实际的情况是管理胶园一点都不简单。其实管理的工作作物都需要拿真本事,我在种植界服务多年,深深体会这一点。

从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写到自己的人生际遇,到了现在花甲之年,给种植人月刊(The Planter)写一篇社评获500令吉稿酬;一篇文章1000令吉稿酬。

毛姆想不到吧?李光耀和毛姆或橡胶扯不上关系,但对我,肯定有关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