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傲慢却鄙视骗子” ——李玮玲撰文悼父李光耀

(新加坡5日讯)我是李光耀的女儿,生长在一个感情不外露的家庭。爸爸的逝世对我来说是件痛苦的事,但我还是不会公开表露我的悲伤。因此,向来冷漠的新加坡人对我爸爸的死所流露的悲恸,让我感到惊讶。

爸爸从不追求让自己广受欢迎。他不傲慢,却鄙视流氓、骗子和坏蛋。他虽然同一般人建立了融洽的关系(他的政治生涯是从代表邮政工人开始的,工会一直是他的根基),但不能容忍愚蠢的人,这些人若是自命不凡或身居高位更是如此。每个人都知道,他不是那种让人想要亲近的人。

然而,当他与世长辞时,新加坡人却像痛失亲人般悲痛。不轻易表露感情的爸爸,却让数以万计的国人涌向国会大厦,以及到由人民协会设立的18个社区吊唁处,满怀悲伤地向他致敬。

大雨无阻葬礼

抬灵柩的是8名高级军官和警官,陆军、海军、空军和警察部队各两名。我们要离开国会大厦时,外面下着倾盆大雨。

我们还是让仪式照常举行,就像1968年爸爸决定,国庆庆典不会因为倾盆大雨而受到阻碍一样。当时,爸爸和内阁成员在雨中伫立。在他的葬礼,他的家人也决定在雨中继续前进。

数以万计的新加坡人,包括孩童和年长者站在雨中。雨伞和防雨披风已不足以挡风遮雨,有些人干脆让雨直淋。他们高喊“李光耀”,声音震耳欲聋。

“若专制为何国人喜欢他?”

我问自1996年便参与照顾爸爸健康的另一名医生朋友,“李光耀的逝世让我们对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有什么认识?”我表示不相信自己的感觉,因为我是他的女儿。

他回答说:“李光耀超越了一切,因此举国上下才会自然地流露出悲伤和哀悼。他被视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若是出生在一个较大的国家,会有更多人认识他。

“他向来坚持的诚信、品行、操守和廉洁,现在更明确,也引起更多共鸣。他数十年前发表的演讲,对现今的世界更是具有新的意义。”

我们都知道,向来对新加坡的民主、经济成就和法律与秩序冷嘲热讽的西方媒体,认为我爸爸的专制政权是新加坡成功的原因。若爸爸真的是那么专制,为什么他逝世后新加坡人突然那么喜欢他?

耗一生打造新加坡

我不认为新加坡人是在3月23日突然惊醒,发现他们是喜欢和感激李光耀的。爸爸的死不是原因,只是提供了场合,让人们表达了一直存在于他们心中的感受。

我们不需要理会外国人怎么想。爸爸向来认为他只需要向自己的国人交代。即便如此,他只关心做什么是正确的,而不是受欢迎或政治正确。很明显地,他虽不要求人们喜欢他,大多数新加坡人却知道他的贡献有多大,知道他为国家奉献了一生。

正如他本人在晚年所说:“我把我的生命,如此多的时间,用来建设这个国家。除此之外,我不需要再做任何事。到了最后,我得到了什么?一个成功的新加坡。我付出了什么?我的一生。”

我在华校接受了相等于O水准水平的教育。因此,我的反殖民地情绪比受英文教育的人稍强烈。

斥责西方记者

新加坡人开始相信一些西方人对新加坡的轻蔑观点时,我感到非常失望。看到新加坡人斥责西方记者鄙视爸爸和他们对爸爸的逝世的反应,我感到很欣慰。

我们须保护我们的文化遗产,尊重不同族群的文化和语言,同时对身为新加坡人自豪。千万不要受自以为比你优秀的西方人影响。

没有李光耀二世

爸爸的逝世让我们看到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的美好。

永远不会再有另一个李光耀。爸爸的逝世让我们对自己有更好的认识,不要错失从中得到启发的机会。

如果说爸爸的去世和去世前的重病让我心里有任何解不开的结,这篇文章可以说让我释怀了。接下来的日子,我必须开始规划没有爸爸的生活。新加坡人也一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