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色燕子楼:可怜天下父母心

还是说回《五个小孩的校长》——戏里播放陈百强的《喝采》,“……为什么要受苦痛的煎熬,快快走上欢笑的跑道……“不禁让人记忆回溯到上世纪80年代,丰盛而美好的年代,可谓“盛世”了:最初连张国荣也没大红呢,只当陈百强副车,陈是上进称极的可爱男子,张则属于衬托作用,完全叛逆,且角色的运气很不好,经常妒忌激忿,一不心就走入岐途,随时万劫不复。

4月又是怀念张国荣之时,他如果还在,一定惊惧于香港电影的低气压一一杨千嬅收起谐星的本色,对仅存的幼稚园学生进行家访,各家有各家的苦处,这就是教人喷泪之所在了:吴耀汉演个拾荒老人,原本是个工匠,因病而失业……当年生猛的喜剧演员,勇态怎的不了再?索性变成了鲍起静泡制的“僵尸”,令人无限唏嘘。李浣仪演个酒楼洗碗工,梦想是当个“香港小姐”——她盛装打扮,灿烂一笑。遥想当年她与“三姑姐”卢苑茵可谓扮演《朱门怨》大少奶二少奶的双绝了;《孖仔孖心肝》里演星爷的亲生母亲……其他的“家长”也不是泛泛之辈,姜浩文和刘玉翠——刘玉翠曾是刘国昌作品《庙街皇后》夺目的新星,经过无线一番洗礼,再露脸,仿佛也经历了什么。

一众童星入戏得很一一有人问,这不就是回复到《可怜天下父母心》的粤语片年代吗?时代境况虽迥异,可人情到底还是有共通,懂事有如小大人的孩子比比皆是。近来中文电影焦点都集中在此片了。

一下子偿清半生孽债

英文片《一夜狂逃‧Run All Night》上映很有些时日,可仍然觉得推介一一整个剧情发生在整个夜晚和翌日早上,仇恨和追杀,异常紧凑,戏剧张力十足;不止有暴力场面,文戏气氛的浓郁,拍得精彩纷呈,散戏后有人赞叹:好看到……利安尼逊演个烂塌塌的倒楣老汉,有点老来“折堕”的样子,年轻时岔错一脚,走了不归路,如今欲借钱,也被后辈为难,更要扮个圣诞老人才能得到贷款……当然若以为他是病猫,那就太轻率了,而且自己的亲儿出事,不得不出马,更让老友黑道头领之子丧命,自此两者关系决裂,势不两立。

他一路解决“障碍”,是不简单的恶汉,凶悍得可以,可另一方面又得冷静对付艾德哈里斯,彻夜里似乎要一下子偿清半生的孽债,欠人的、欠儿子的,以血、以生命抵债。恩怨累积,浪荡多年,一次性的断绝关系,省得持续的窝囊苟且活着。可而略带倦怠,利安尼逊演得层次分明,细腻而慑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