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逝世看不同思维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3月23日逝世后,网络上掀起对李光耀先生的评论和批判,看法趋近两极化。

笔者认为,这一方面是两派人马接收的媒体讯息不同,如对李光耀持正面意见者多为居住在新山和新加坡的大马华人,有明显的地域因素;另一方面是整体思维大不同,造成各方面认知和立场都不同,而之所以会造成思维不同,结构性因素包括:1,媒体洗脑和2,专制独裁体制。

自从李光耀逝世后,网络涌现的论述多为感恩他对新加坡经济发展的建设,当批判者质疑李先生的威权独裁,则感恩者会回应:“你们对新加坡没有贡献,没有资格批评”。

撇除1)媒体洗脑和2)专制独裁形塑的愚民奴化现象(虽然很显然这批感恩者是被洗脑和奴化),笔者本文试图论述,在结构性因素下,感恩者被形塑了什么样的思维模式,以至于在面对批判者对李先生的质疑时,能毫不犹豫反击,竟都无法察觉,自己已犯上逻辑错误(要有贡献才能批评、生活安乐要感恩明君)和双重标准(斥责巫统霸权不民主,却崇尚李氏独裁打压异己)。

愚民要管不管就乱

第一,感恩者拒绝批判,甚至认为批评明君是一种谩骂、侮辱。他们不认为,民主社会崇尚的言论自由、资讯公开、平等,公共空间的公民理性讨论,是必须的。

民主社会的公民拥有发言权是一种天赋人权,也不在他们的观念里。因此,按照他们的逻辑,没有对新加坡有贡献的人,不能批评明君。

第二,感恩者崇尚和谐中庸思维。因此,言论自由带来的各种不同意见的激荡、冲撞、启蒙,是一种偏激思维,将激化社会矛盾和问题,必须制止言论自由带来的多元、理性讨论空间。

感恩者选择挺权势

第三,感恩者崇尚专制、铁腕、独裁的政治体制。只要独裁者是一位明君,手段如何不重要,就是不能质疑历史大时代的英雄。这显示感恩者还带有中国封建时代的君王思想,封建奴隶对明君的渴望,用现代语即“对魅力贤明领袖的个人崇拜”。

由此可见,感恩者对民主政体,或强调人民权力的政体不屑一顾,以君王的权威来统治人民比较重要。潜台词是“愚民是要管的,不管就会乱”。

第四,发展主义思维。社会普遍崇尚经济、发展、理工,贬抑社科、文艺。

一切有助发展的经济商业活动,就是对人民有益;社会科学启蒙人民思辨逻辑,文学艺术代表发言空间扩大,但无法助长经济,就是有害无益的。人文主义、社会主义、理想主义,都是梦中楼阁,浪漫幻想。

第五,可以用句最简单的俗语“西瓜靠大边”来描述感恩者思维。

简单来说,权势在哪里,就选择倒向哪里。这可从这些人在香港占中运动中,支持中共,在新加坡则支持李光耀的独裁打压,同理可证。

本文并不是指所有发表感恩李光耀的大马华人,都具有这五种思维,而是综观所有言论,可归类为五种思维模式,而从此思维模式中,可继续研究更深层的结构因素:为何他们会有此种思维?除了表面的经历新加坡式媒体洗脑和专制政体外,是否大马华人在身分认同方面的焦虑与失落,造成此思维模式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