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工染赌瘾·欠阿窿逾6万 欠债潜逃·家属断关系

(吉隆坡4日讯)建筑业者5年前染上赌瘾,这回欠下超过10组大耳窿逾6万令吉后再度潜逃,家属虽偿还部分债务,但深怕大耳窿穷追不舍,今日宣布与他脱离关系划清界线!

住在怡保路5英里的家庭主妇张莲凤(52岁)申诉,丈夫张志强(53岁)性格孤僻且沉默寡言,在5年前第一次失踪后,才发现他因染上赌瘾,欠下债务而“跑路”。

“他曾三度连人带手机逃跑,后来接获建筑业上司的电话,给予他机会赚钱还债,他才回到家中工作。”

不过事情没有因此结束,张莲凤表示没想到张志强会重蹈覆辙,这次更欠下6万令吉,一走了之。她是于今日在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如上指出。出席者还有张志强父亲张检(76岁)。

家属每日接恐吓电话

她指出,张志强是于今年1月初潜逃,直至农历新年前,每日都接获大耳窿的恐吓电话及还钱传单。

“他临走前也将早前购买的墓地抵押了3万5000令吉,随后让我们收拾烂摊子。”

她说,丈夫离家后,大耳窿便于1月旬上门,在其家门地面上喷漆要求还钱,否则将放火烧屋,让她及家人生命受威胁。

“我已还2万令吉予大耳窿,求的是过个安宁的日子。”

结婚30年未给家用
张莲凤要离婚

张莲凤指出,还了一笔钱后,大耳窿没再上门及致电恐吓要钱,但家人皆担心张志强在外会否又惹一大批大耳窿,也不清楚他欠下的债务是否只有6万令吉,因此今日宣布与他脱离关系。

另外,张莲凤也就张志强失踪后被大耳窿骚扰一事于3月27日报案,并会在近期申请离婚,彻底与张志强断绝关系。

“我们结婚虽有30年,但他从未给家用,也不向亲人嘘寒问暖。”

张凤莲表示自己身兼保姆一职,因此有赚取少许零钱,以养育6名孩子。

刘开强建议张莲凤先到国民登记局,申请单方面离婚的程序,并到法律援助局办理离婚手续。

他也说,截至今日,这是他今年收到的第7宗有关赌博欠债的案件。他也强调,任何人若再上门或电话恐吓张莲凤及家人,是抵触刑事法典第384条文(勒索)及刑事法典第506(恐吓)条文,因此促请大耳窿勿再干扰受害者。

无一刻安宁

志强一家人原本与我同居在增江的住所,5年前在怡保路5英里购买一个排屋单位,他们便迁移至该区,我偶尔也会过去住。

阿窿在1月期间到怡保路住宅,在地上喷漆要求还钱,还放话不还钱就放火烧屋,让我感得非常害怕。我每晚都会以纸张铺盖车辆,以免车辆被阿窿喷漆,也担心会否接获恐吓电话,可说无一刻安宁。

我今日虽宣布与他脱离关系,但增江住所仍有他的名字,他若回来也可住在那里,惟不可再惹上任何阿窿,让我生活又陷入恐慌之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