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病痛系列4:慢性疼痛难断根 四方案应对策略

慢性疼痛无法断根,适当及正确的医疗,对往后的生活是否痛苦,甚至能否正常工作,很重要。从确认慢性疼痛为神经疾病之后,医学界迄今的应对策略,主要有“药物疗法”、“非药物疗法”、“神经介入疗法”、“神经刺激疗法”四大治疗方案。

脑与脊椎神经专科医生杜长征指出,所谓的非药物治疗,指的是物理治疗和心理辅导;药物治疗则是吃药或注射药物,倘若两种疗法都不见效,则进展至神经介入疗法,亦即将药物注射在疼痛处,只有到最后阶段,才会采用神经刺激疗法(或称神经调控术)——采用药物或电极,刺激神经系统或降低疼痛神经的敏感度。这是世界卫生组织(WHO)按照慢性疼痛的情况,将四种疗法分为循序渐进的阶梯式疗法。“但是,一般的慢性疼痛病患,往往在药物治疗阶段就放弃,因为他们觉得药石罔效,对医生失望。”

药物治疗

有别于一般的非鸦片镇痛药,慢性疼痛多用抗癫痫及抗忧郁药物,有助于舒缓疼痛。

神经介入疗法

针对疼痛的原发点注射药物,倘若疼痛感明显降低,即是疼痛根源。所以神经介入疗法也是一种诊断法,在减缓病患的疼痛之余,也能掌握接下来的治疗方案。这项疗法主要采用X光透视机、超声波及电脑断层扫描三种检测仪器的辅助,引导注射点,调控或摧毁疼痛神经,截断“痛感讯息”输送到大脑,降低病人的疼痛敏感度。

降低抑郁症状比例

研究显示,在各种慢性疼痛疗法当中,神经介入疗法是效果较为显著的微创介入疗法,除了帮助病患缓解疼痛,抑郁症状的比例也明显降低。

神经刺激疗法/脊髓电刺激疗法(Spinal Cord Stimulation,SCS)

早已面世四十多年、专用于治疗慢性疼痛,但在马来西亚仍未普及。治疗系统由发放电脉冲的刺激器、传递脉冲至脊髓的电极、连接电极和刺激器的导线,以及体外程控仪组成。治疗原理是以脉冲电流刺激脊髓神经,调控或抑制痛感神经的敏感度,缓解病患的疼痛感。疗程分测试及植入两个阶段,医生在患者在局部麻醉的情况下,进行电极硬膜外置入术,将刺激电极准确地置入疼痛点,测试整个疼痛区域,再将电极与体外刺激器连接,技术人员经过7天至10天的观察测试,倘若有效缓解疼痛,则进行第二个阶段——永久性植入整个系统。调查显示,52%至66%的慢性疼痛患者接手刺激疗法后,有效缓解50%的疼痛,58%至90%减少或不再依赖药物,61%至66%患者恢复正常生活,尤其睡眠状态大大改善,94%患者恢复工作能力,回到职场。

不复杂风险低

杜长征透露,电极使用期长达10年,手术不复杂,风险也不高,并且是在没有影响体内神经系统的情况下进行。到目前为止,这项疗法主要用于慢性腰腿痛、神经损伤、背部手术后顽固性腰腿痛、复杂性局部疼痛综合症(CRPS或RSD)等多种较为棘手的慢性疼痛。临床实验证实,神经刺激疗法也可用语治疗神经根病变、神经痛、脊髓损伤、带状疱疹等病症所引起的疼痛。总体而言,这项疗法像是“最后的选择”,当现有的其他治疗方案无效,也不适合进行外科手术,并且确认病人适合采用及能够接手,才会采用这项疗法。

影响情绪加重负担

慢性疼痛足以影响一个人的病理、心理和人际关系,也增加经济压力。首先,一般人对慢性疼痛认知不足,病人本身往往说不出究竟哪里疼痛,如何痛,慢性疼痛也不是一次过就能诊断。诊断的过程,病人会感觉焦虑、担心、恐慌、没有方向,而后胡思乱想,衍生许多心理问题,甚至因难忍身心折腾而萌生轻生念头。人际关系方面,病人和家属在初期会很积极求诊,但一段时间后往往因为难以确认病因,家人开始失去耐心,甚至怀疑是病人心理作用,失去支持和理解的病患,加上无法测量又说不出口的疼痛折磨,什么事都做不好、做不到,陷入忧郁、焦躁、担心等巨大的情绪起伏中。再者,求诊过程所耗去的金钱,对家人和病患本身,都是一笔负担。

心理辅助给予支持

“一些慢性疼痛很强烈,病患甚至难以入眠,身心饱受折腾,所以慢性疼痛的治疗,不止是采用医学疗法,也需要心理学家的辅助,涵盖范围除了病人,也包括家属、朋友、同事等周围的人,让他们了解慢疼痛是怎么一回事,继而给予支持。”所以,除了世界卫生组织所认可及采用的四种主要治疗方案,还有一种名为“bio psycho social approach”的新疗法,即同时针对病人的生理和心理治疗,包括药物治疗、手术、心理辅导、静坐,以舒缓病人的心理,舒缓生理上的疼痛感。

降低疼痛已算成功

杜长征是本地脑科圣手,也是我国目前唯一考获国际疼痛研究协会(IASP)“介入疼痛专科文凭”(Fellowship of Interventional Pain Practice,FIPP)的脑外科医生。这项专科文凭全球只有美国、荷兰及匈牙利3个国家有颁发权,杜长征所持专科证书是匈牙利的疼痛分会所颁发,全马目前只有6人考获这项专科文凭。

折腾身心扼杀意志

他强调,慢性疼痛的治疗过程,并非根治或消除疼痛。实际上,只要能降低50%以上的疼痛感,疗程就算成功,至今为止的慢性疼痛医疗科研,尚未到100%缓解疼痛的阶段。实际上,医学界至今对于慢性疼痛的病因,始终没有确实的论证。不具传染威胁的慢性疼痛,却和致命疾病一样,足以折腾身心,扼杀人的生存意志。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全球每天大约有200万人饱受疼痛折磨,慢性疼痛也是种类最多、最复杂的一种疾患,不止是家属和患者,就连普通给医生也常忽略其严重性。

现代医学公认,慢性疼痛的问题日趋严重,但关注度却始终低落,导致患者因病情得不到有效的控制,进而丧失抗争的信心,失去有尊严的生活。

误解为普通疾病

调查指出,人们对慢性疼痛的认知和醒觉偏低,甚至误解为能根治的普通疾病,许多慢性疼痛者坚持相信,长期性疼痛是代表潜伏严重疾病的警号,导致他们朝着“找出隐藏疾病”的方向求医。其实,如果根据国际疼痛协会的“慢性疼痛”定义,凡是被列为慢性疼痛患者,就是已经排除“潜伏严重疾病”的所有可能性的结果,病人无需钻牛角尖地寻求不存在的答案。杜长征强调,倘若患者不能改变这种想法,不但会影响诊疗的效果,还会导致病情恶化。

医生忠告:

趁早治疗是上策

慢性疼痛是一种疾病,不会带来生命危险,但它的伤害性却是不容忽视。它不止会影响个人生理问题,对心理、家庭和人际关系也有负面影响。尤其病人家属,常会面对相当的压力,对当事人而言,则会产生焦虑和忧郁的情绪,甚至会产生自杀倾向。所以,趁早治疗,才是上上之策。这不止会提高病人本身的生活素质,也会让他们活得自在,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活,改善人际关系,对病患,对家属,对周围的人都是绝对的好事。


你知道嗎?

脊髓电刺激疗法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目前已成为治疗慢性疼痛的重要方案,渐获广泛应用,尤其病程长、病情顽固的中老年患者,这种疗法较其他传统疗法具备优势,也是疗效较佳的微创手术,只是讲微电极植入皮下的脊椎硬模,以电脉冲击脊髓神经,打断疼痛传导及恶性循环,同时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缓解神经对疼痛的敏感度。适用于部位明确的多种慢性顽固性疼痛,如外周神经损伤后疼痛、截肢后疼痛、腰背部手术后疼痛、复杂性局部疼痛等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