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文学:夏梦犹如此

西施这象征美人的大美人,是淅江人,金庸也是。后者说西施怎么美,谁也没见过,他想西施应该像夏梦那么美,才名不虚传。“歌谷”夏梦年轻的照片看看,金庸所言,信然不缪。

江湖传说,金大侠年轻时迷恋过夏梦,惜乎未能赢得美人归。

美人不会永恒

人生总会有缺憾,上帝不会把所有好东西都归一人独享。金庸创办明报集团,很成功;写出了不断有人改编成电影电视的十多部著作,正版盗版的销量,绝对不会少过《哈利波特》,一介文人,如此成就,还想咋?

大美人虽美,毕竟美人之美,不是永恒,且有时限。因此,其他美女要美过夏梦,那也不难,现在18以上40以下的美女,个个都可以美过现在的夏梦——她已是年过八旬高寿的老奶奶了。

夏梦这前大美人,几十年来,几乎都是神隐,鲜少露面,实在是智慧超凡。反之,若是不甘寂寞,有事没事,争取出镜,就在镜前持续展示花容凋残的过程,是美丽多么残忍的幻灭。

网上有大量大美人年轻时倾国倾城的玉照,也有一两张薄暮时光的近照。见之,虽不致惊怵,仍会叹一声岁月无情。

科技产品无法比

现在的俊男美女,40过后,比起上一辈以至几千年来的人,更能散发中年成熟动人的风度、韵味,因有医药、营养、健康、美容,甚至整容的诸般优势。说什么千年宫庭美容秘方等等,写宣传稿的人无知,相信的人无脑——看看清末宫中那些嫔妃的照片,古人的美容护肤品,怎么跟我们时代的科技产品比呢?拿慈禧太后60大寿的玉照和今日林青霞对证一下,高下犹如天壤也!不过,50、60仍然能如林青霞那么美,到底是异数。普通人,老就老了,丑若亦随之也是天道难逆。

很少上脸书,那晚随手一按手机,一跳出来竟是一位久违长辈的大特写、半身照等等一系列的近照。第一张人头照不是映入眼睑,而是像3D电影冲撞过来,大吓一跳!惊魂定后,细思当时被骇,原因有二:其一,是影像仿佛高速的罗哩迎面撞来。其二,是那形象恐怖。每次用Wechat的视频通话,对方若年轻,影象比本尊差些,还可以接受;若是中年以上,总是被扭曲得近乎从前大光灯油桶倒映出来哈哈镜的滑稽效果。那晚,那位长辈从脸书冲出来的影像,其骇人是一张脸各部分全有各走各路的企图,五官一副拆伙的姿态,因此“肌肉们”构成群山万壑,高低落差犹如什么大峡谷。此乃荷尔蒙变化所致。

上载脸书后果自负

幸亏我不怕黑也不怕鬼。但人吓人,真会吓死人。人老了,照片可以拍,但不可以随便上载到脸书,因为若是夜深人静,人家孤灯下独赏脸书,极度骇人的尊容突然跃出来,吓坏人,没药医的。

老去的大美人夏梦近照,看了犹叫人后悔看了,破坏了年轻倾国倾城美丽的象征。吾辈凡夫俗子,年轻就长相平平,有些还被人家嫌破坏风景;年老了,应有基本礼貌,与其献丑吓人,不如藏拙为妙。特别是本来上镜就吃亏的人。

夏梦犹难敌岁月,况乎我辈。秦哲人中,最先、最能看破文字的,毫无疑问是庄子。庄子书33篇,荒诞无稽崖之言,你要是认真的字字追逐文句的原意、本意、初衷,就堪比惠施执着于庄子不知鱼之乐。

庄字在开文字语音的游戏,一切都是寓言,玩笑。真理不是正襟危坐的在书册中,真理即自然,千万不要道破,斫之,凿之,七日而混沌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