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歌:挥一挥舞袖,挥出一片云彩

小时候喜欢看潮州大戏,特别爱看演员舞剑舞袖。和邻家的孩子玩耍时,就模仿演员,拿着竹杆大舞一场。

中学还没毕业,就带领村庄的联谊青年团又唱又跳的,还带队组团到邻村去表演。

长大了到吉隆坡工作,参加会馆的舞蹈团,还正式的去上舞蹈班,但胫骨僵硬,跳不出什么名堂来,只好自认不是跳舞的材料。

中年隐居幕后

到澳洲悉尼,才看到专业舞蹈的表演,也才知道:有些人就是这么幸福,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一整天都在跳舞;同时,也看到他们为艺术所作的牺牲——为舞而活,也有辛酸的一面。

舞蹈演员在舞台上的日子很短,4、5岁开始学舞,16、17岁才有机会上台表演,25岁过后就差不多要准备退休了。学唱歌、学弹琴的,都可以等到中年才踏上高峰,唯独跳舞的,必须在年轻力壮的时候尽量发挥,一踏入中年,就要隐居幕后了。

到美国之后,遇见一个从芬兰来的舞蹈老师,她除了培养出一批新秀,自己还经常上台。她喜欢穿白衣白裙,在台上像个天使;和她交谈,才发现她曾患重病,病好了更加爱舞,为舞献身。她鼓励我在台上挥旗,我想,挥旗和舞剑也没有太大的不同,就答应了。

在台上一挥,才发觉:旗像一片大袖子,也像一个大喇叭,心中的云海,挥一挥,都撒出去;心中越多彩,挥出去的越灿烂;我挥得爽快,看的人也看得满心火热!

停舞30年,中年上台挥旗,也是一件奇事!我们所放弃的梦,绕了一圈,又呈现在脚前,踏进梦里,展翅飞翔,瞬间进入云端!

(寄自美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