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内外冲击多

消费税周三终于启动,虽然出现不少太过明显的征错税状况,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甚至接到2万3千宗投诉,整体来看这新税还是在混乱中落实了,套用国家首长的话,消费税终于还是“软着陆”了。

过于明显的错误,例如购买报纸、手机预付卡增额等,明显不在征收消费税范围,竟然还是照抽不误,这是不应该发生的。

手机预付卡增额双重抽税事件搞到改为补话时间,政府依然无可奈何,这恐怕会有后遗症。

试想,除了这些比较明显的免税项目外,当中还有许多难以分辨含糊的项目,多得不胜枚举,可能即使出错了,消费者迄今都还不知道,这还需要执法人员花好长时间去侦察,还有明显胡乱涨价再抽消费税事件也还待当局处理,日子久了恐怕会不了了之。

当局列出很长的零课税项目,没有在实施前系统化让国人了解政府征税、免税和零税率基本分类逻辑,那是最大败笔。

政策急转弯失威信在消费税落实前几天、及甚至前几周,百货商场出现消费者胡乱扫货现象,这恐慌反映了国人对这课税的无知。

政府为了避免低收入阶层负担重,特别定下长长的零税率和免税货品清单,如果无法在消费税落实前搞清楚,落实时也必然无法产生效用,这是消费税实施首日混乱的根源。

上周本栏已提到,高官们怀着忐忑心情面对这新税率的落实。

除了之前谈到的德士收费政策摆动外,政府高官为了避免消费者同时面对消费税与燃油价格上涨的冲击,竟然将原本的浮动油价机制暂时打住,可能是避免调高燃油价格令人混淆,又或者担心民众承受不了双重附加负担。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国内燃油价格浮动机制受到干扰,反映政府政策的不一致和不稳定性,会传达错误讯息,政府所有政策都容易摆动急转弯,这恐怕会让政府政策失威信而不受尊重,手机预付卡增额事件是典型一例。

更何况此次政府还有后着,今年初开始静悄悄向特定领域征抽燃油税,这些领域包括航空、建筑、矿业、制造业和伐木业。

特定领域抽燃油税

根据财政部答复国会询问时透露,政府在一、二月份总共已经从这燃油税中取得1亿5800万令吉税收。照这收税步伐来看,政府全年应可取得额外的近10亿令吉税收。政府从这五大领域征抽燃油税,税率并不低,柴油每公升抽40仙,以目前每公升1.95令吉价格,相等于20%,而RON95汽油则抽58.62仙,相等于30%。这是不小的成本负担,特别是政府主要是向那些大量用燃油的行业抽这燃油税,工商界不可能做亏本生意,成本自然会转嫁给消费者,这是在消费税之外,再叠加于上的负担,国人的生活成本又加重了不少。

迄至目前为止,看来比较正面的消息应该是车商宣布,汽车因为销售税和消费税之间的差异而跌价,这对低迷蛮长一段时日的汽车市场看起来是好消息。

从国家银行公布的数字可知,从2013年11月起,每月轿车贷款申请额几乎都面对按年萎缩,今年2月甚至以双位数萎缩16%。今年最新的首两个月轿车销售数字要不是持平(1月份零增长)就是萎缩(2月份跌1.7%)。

只是在消费税“内外”众多负面压力下,汽车价格调低那几千令吉,恐怕激不起多高浪花,政府还需再努力修整其经济政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