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仁不让

不纳粮,不课税,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古今中外一心。

古时候有些民族把收税官看成是罪人,没资格与救世主同桌吃饭。

今世税网最严密的先进国家,人们还是在想尽办法避税,如法国大鼻子明星为逃避富人税入籍俄罗斯,不做法兰西人,真够幽默。缴税,最痛的当然是直接税,即所得税,硬生生割去一块。

间接税比较不痛,因为是隐形的,但是它全覆盖、水长流,一年累积下来,恐怕多过直接税。

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可惜这是政治谎言。

凡税皆有痛苦,凡加税都增加负担,那些说不会的,是在诓我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