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美元导致货币剧贬 新兴国撤资潮超金融海啸

(伦敦3日讯)全球资金潮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六年间涌入新兴市场,如今,正逆势回流已先进国家寻觅避风港。

15大新兴经济体,去年下半年遭遇金融危机来最大撤资潮,主因是强势美元导致新兴货币剧贬,投资人担心美国将紧缩货币政策,商品低价也冲击开发中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成长率。

去年下半年1.4兆

《金融时报》报道,ING资产管理公司汇编的资料显示,15大新兴经济体去年下半年资金净流出3924亿美元(1.4兆令吉)。

相较下,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三季的净流出额为5459亿美元(约2兆令吉)。若今年首季同样出现净流出,则近三季的净流出额,可能接近金融危机期间数字。

分析员表示,今年第一季不仅可能会继续出现净资本流出,而且流出速度可能还会加快,总额会比2014年最后三个月流出的2502亿美元(9162亿令吉)还多。

中国是“祸首”

2008至2009年,美国是导致新兴市场陷入困境的主要因素;这一次,中国则被视为“罪魁祸首”。

中国GDP增速减慢以及建设放缓,正在触发大规模的资本外逃,投资者认为,把钱投入其他地区会有更高的回报。

这种逆转的主要表现是“中国套息交易”的坍缩。

在这种套息交易中,中国投资者从海外借入低息资金,然后投回到中国的地产和一系列影子金融产品中。

但是,眼下这类投资似乎存在更大的风险,而且去年最后一个季度,逃离中国的资金达到创纪录的910亿美元(3332令吉)。

举债过度国家引担忧

分析员表示,上述趋势意味新兴市场举债派对正在大崩解。

商品出口国更伤脆弱国家实质经济感,受到资本外逃所引发的苦果不仅限于金融市场,外界更预测许多企业可能倒债。

ING新兴市场策略师巴库姆说:“巴西、俄罗斯、哥伦比亚与马来西亚这些极仰赖商品出口的国家受到的冲击将更深,泰国、中国与土耳其等过度举债的国家也危险。”

牛津经济研究院也警告,大马、智利、土耳其、委内瑞拉与俄罗斯,最容易受美元资金外逃冲击。

如果缺乏稳定资金流入,新兴国家用来偿债、为财政赤字融资与投资基础建设与企业扩张的资金就会减少。

大马债务增49%

目前,一些资金外流最严重的国家,正是举债最快的国家,如韩国债务占GDP的比重,从2007年到2013年大增45%,中国增83%、大马增49%、泰国增43%与台湾则增16%。

据麦肯锡调查,整体新兴市场债务在2013年底达49兆美元(179.8兆令吉),占2007年来全球债务成长的47%。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