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政府坚决反对GST

(莎阿南2日讯)雪兰莪州务大臣兼国际山庄区州议员阿兹敏阿里抨击,中央政府实施消费税只是加重人民生活负担及压力,尤其是中低收入者更是身先士卒,雪州政府为此一反到底!

他强调,消费税是一项透明化的收税措施,惟须对人民公平、公正,及不造成任何经济影响。

他说,我国1200万劳工(tenaga kerja)当中,只有10%工作者收入是有能力支付消费税,另外90%劳工除“不够用”,还需缴付消费税,可谓不是惠民计划。

加剧国人经济负担

他指出,新加坡起初实施消费税时只征收3%,并下调人民所得税,所以不对国人造成经济影响;我国政府在消费税起步之际,即向人民征收6%之高的税收,只微降所得税,以致加剧国人经济负担。

财政部宣布我国在实施消费税后,收入料可上涨至270亿令吉,但阿兹敏阿里表示总审计司报告指我国债务已超过200亿令吉,与其实施消费税,不如设法解决我国贪污腐败的问题。

多次反对未获关注

他也指出,中央政府并没将所有法案告知雪州政府,后者虽多次反对实施消费税,但不获中央政府关注。

“我们曾举办有关课题的论坛,非政府组织及市场股东也表明立场不赞成落实消费税,加上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及前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拿督斯里拉菲达等历年执政者也曾表示反对,惟有关当局一意孤行,可见当局是多么的高傲。”

“我促请民联各单位继续为民谋福利,在下届大选入主布城,以废除消费税。”

大臣:加重行政成本

阿兹敏阿里回答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的提问时表示,实施消费税后对雪州行政造成影响。

他指出,银行手续、行政及建材等都须缴付消费税,而这无形中加重州政府成本。

他说,州政府早已拟定2015年产业介于4万2000令吉至25万令吉,由于成本增加的问题,当局须检讨明年(2016年)的总预算案。

消费税影响无远弗届

此外,他也举例,连快熟面都被征收消费税,这足以证明在我国实施消费税是专制的。

“因此,我认为国阵一意孤行的性格将导致他们断送政权。”

他是在州议会回答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提问,消费税是否一项专制措施时这么说。后者表示不仅是劳工,就算退休人士及居住偏远的村民都逃不过消费税的“魔掌”。

法定义务贡献巨大
雪不拒中央政府拨款

双溪武隆区州议员拿督三苏丁表示,雪州政府坚决反对消费税,那么是否会拒绝中央政府每年给予雪州政府的拨款?

对此,阿兹敏阿里反驳,表示根据宪法,中央政府拨款予州政府是必然的,而且雪州政府每年上缴23.5%收入予国内生产总值(KDNK),若不是雪州庞大的收入,马来西亚将会变成怎样?

他强调,由于国际油价已增一半,而国家收入40%来自天然气和石油,续马币贬值后,实施消费税定无法增加国家收入。

阿兹敏阿里也相信雪州政府不会获得更多拨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