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与人(自由撰稿人)

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人创造了神,以避祸消灾。但此时此地却有人反其道而行,让神控制自己,贻害大众。近来朝野乱成一团,人言莫衷一是,都是几千年前留下来的“神授说”惹的祸。

人们疏忽了一个事实,伊党是马来西亚乡区回教徒农民及其运动的政治代表。早年封建时期农民运动无法跨越的局限是向统治阶级的妥协,流传至今,伊党保守派重蹈覆辙。著名的19世纪农民领袖拿督巴哈曼擒获白人将领,却听苏丹谕令,释放了白人将领,自己流放到泰国,客死异乡。伊党寄希望于巫统,这同拿督巴哈曼向苏丹妥协如出一辙。伊党保守派是封建农民运动在今天的重现或折射。

纳吉料采“中庸”选择

不幸的是,巫统头头与伊党保守派(国家前进桎梏的种族主义与宗教主义)妄图互相利用,不可免的将被历史潮流卷走。巫统是祸首,因为巫统官僚首先挑拨保守派实行回刑法在前,慕尤丁声言以“私人法案”方式,帮助绕过修改宪法三分二的限制在后,打开了潘朵拉盒子。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丹州议会通过修正法案同一天,迫不及待的将法案呈给了国会议长。如今,球在巫统脚下,要圆要扁,全看巫统决策者的算计了。

巫统主宰的国阵,多数成员党反对回刑法,巫统决策者左右为难。若顺水推舟,让伊斯兰党修正法案在国会通过,势必导致国阵内部、乃至巫统内部矛盾加剧,这是纳吉最为忌讳的。若相反,阻挡法案呈上国会,则至少可以缓和国阵内部杂音。再加上放手让国阵成员党议员“自行投票”,可勉强驯服国阵与伊党双方的反弹。预料,这种不伦不类的“中庸”,是纳吉可能的中间选择。

人民主权论团结民联

民联的公正党也面对类似左右两难的困境,但它有一个巫统所无的“武器”——“人民主权论”,巫统陷于夹缝中求生,恰恰为公正党提供一个取胜的绝佳契机。

此论是安华2008年第一次肛交案出狱时,在吉隆坡一个大型集会上庄严宣布的。几年来“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停留在“处女地”状态。安华当年的设想是,各族人民团结起来,可以铲除巫统“马来主权论”,建立和谐团结、民主、平等的新社会。理论上符合历史客观进程,但实践起来,前提是,公正党领导必须有足够广阔的胸怀和坚韧不拔,团结三党(包括伊党的开明派),以及国阵反伊刑法成员党(特别是东马的成员党),加上决心和魄力。当今形式很好,以民联为核心,整合朝野一切可以整合的力量,完全可以在国会打垮国阵。

伊党必成朝野夹心饼

事态无论如何发展,伊党保守派是首当其冲的输家。它原以为可以利用超世俗的“神”,在朝野间左右逢源。不期伊党成了朝野党争的“夹心饼”,左右不讨好。心中没有人间疾苦,怎么可能有求存的空间?几千年来都如此。远的不说,上世纪70年代,阿斯里领导的伊党与巫统共舞,却被舞伴所吞噬,自己落得身败名裂。对历史教训无知或漠视者,是逃避不了历史惩罚的。可以预见,尘埃落定之后,依托在巫统肌体上苟活的伊党,俯仰由人,必将重蹈阿斯里的覆辙。

伊党的保守派已矣,巫统的官僚也时日无多,手握“人民主权论”的公正党与民联,是否可能打垮“马来主权论”的巫统官僚,胥视他们是否明智的跨过“神授论”,进而跃马扬鞭,入主布城,就看今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