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能看不能摸 回教学者阐释宗教禁忌

一直以来,回教徒是否被允许触摸狗只,是一项很具争议的课题。去年名为“我要摸狗”活动和今年3月由槟城拯救流浪动物联盟(Save Our Strays简称SOS)和韩江学院学生联办的领养流浪狗活动,大众给予不同的回应,以及质疑回教徒出席是否已违反回教教义。

虽然有部分宗教人士或领袖在上述活动后纷纷炮轰主办单位,部分回教徒也对此事持有不同的立场。但身为非回教徒的我们,却是雾里看花,并不了解为何回教徒要针对类似有意义的活动展开骂战。

为了解回教徒对此项课题的纠结情怀,本报因此向2名对宗教有研究的学者与新闻工作者了解,尝试以回教徒的角度来阐释间中的疑问,以让非回教徒的我们更了解马来社会的反应。

回教徒摸狗须遵守数条件洗净双手只碰干燥部位

目前已完成理大政治学硕士学位的社运分子莫哈末依祖丁认为,此项课题之所以会引起那么多的争议,是源自于大马回教所遵循的回教学派——沙菲派(school of thought Shafi)所倡导的思想。

他表示,回教学派里拥有许多支流,而大马回教徒遵循的学派主要为沙菲派。

不过,他提醒,虽然沙菲派是强调在非必要情况下,回教徒触摸狗是错误的行为,但并不代表完全不能触摸狗只。

他解释,如果回教徒要触摸狗只,就必须遵从数个基本条件。

“这包括依照祈祷仪式来洗净自己的双手,以及只触摸狗只干燥的部位(身体)而非湿的部分(如狗只唾液或尿液)。”

丹州人民不排斥狗

他以吉兰丹为例,指该州虽然给外地人保守且充满回教教义的印象,但其实当地人民对狗只的态度与其他动物无异。

从小灌输不知原因

大马回教徒普遍上怕狗,或甚至讨厌狗儿。但去年在雪州万达镇的一个公园举行的“我要摸狗”活动,却有吸引许多回教徒尤其是年轻一辈的人士参与,依祖丁对此有自己一套看法。

依祖丁表示,许多回教徒自小都被教育不能触摸狗只,而当时的他们依然不清楚为何这样。

“可是随着年龄增长,他们会开始慢慢质疑是否真的完全不能触摸狗只,然后一直去寻找这答案。

“当然也不排除当中有部分的年轻回教徒认为这是一件很神气(cool)的事。”

当询及部分回教徒是否会基于人道精神与爱心而认为触摸一些受伤的狗只,是不会违反教义时,依祖丁不否认此可能性。

“回教强调爱心与人道救援精神,即使是一只小狗受伤,我们必须去救它。”

依祖丁也遗憾,一小撮保守派回教团体尝试以自己是捍卫全体马来人的权益为名,猛烈抨击有关活动,以致间中出现矛盾与误解。。

“不应以偏概全”过分诠释教义引发冲突

研究宗教多年的新闻工作者再诺法卡则认为,部分回教徒不了解回教学派里的诠释,也是被视为导致许多冲突与矛盾的主因之一。

“在沙菲派,教义诠释回教徒尽可能避免接触狗只的唾液,而许多人都会误以为避免接触唾液就等于不能触摸狗只。”

他表示,回教徒也不能在诠释教义时过于偏激,因为这样只会让自己更不能全面的了解教义中的含义。

部分团体没顾及他人感受

询及是否认同有小撮团体尝试以这课题来挑起回教徒之间,以及回教徒与非回教徒之间的矛盾与纷争时,再诺法卡并不否认有上述因素存在,同时也批评部分人士在此项课题上,不曾站在他人的立场上思考及捍卫每一个人都应有的权利。

“当我们阻止回教徒触摸狗只或批评这些活动违反教义时,我们是依据自己的情绪还是根据教义作出批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