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灯引塞车 商区围栏断商家财路

(蒲种2日讯)梳邦再也市议会在蒲种再也赫冷路(Jalan Helang)商业区建围栏后,“财路”被切断,商家怒吼,并指塞车问题照旧。

不满的商家和居民今日拉横幅抗议,反对市议会在商业区建围栏,他们希望市议会重新检讨地区的交通规划,以解决啤比花园路口与商业区间三岔路的交通问题。

商民说,该地区于年初设交通灯后,引发严重的塞车问题,生意额严重下滑,如今加上围栏,附近居民出入不便,民众对商业区更是却步。

他们指出,市议会建围栏的用意是阻止居民把车辆停在路旁,可是交通阻塞症结并非是居民把车子停在路旁所致,而是交通灯。

促重新规划交通

他们说,自有了交通灯,该地区于上下午和晚上时段都塞车,情况比未装交通灯前严重,车龙长达一公里,短短500公尺路程也塞上一个小时,走路比驾车更快回到家。

蒲种金銮人民服务中心主任高祥威和民政党蒲种区部副主席林华正在新闻发布会上,建议市议会重新规划该地区的交通,改为单向且围绕商业区的大型交通圈,以便有效纾缓车流量。出席者包括民政党蒲种区部执委杨佩妮、蒲种再也分部妇女组主席郑五妹及蒲种金銮人民服务中心成员曾祥辉。

高祥威:应考虑建大交通圈

高祥威促市议会停止所有治标不治本的工作,包括建围栏,并要求重新考虑建大型交通圈的建议。

他说,当时身为时任州议员的他有建议把地区交通规化,改为单向及围绕着赫冷商业区的“大型交通圈”,但随着2008年民联执政雪州后,有关计划也泡汤。

围栏治标不治本他指出,市议会8年前曾提及要在该区设交通灯,但基于附近有3所大型学校,即蒲种再也国中A校、蒲种再也国小一校及蒲种8哩国中,在上学时段,交通灯无法负苛激增的交通流量后而放弃。

他说,当局建围栏原本用意是为阻挡居民把车停在路旁,避免阻碍交通,却无法有效解决地区车流量问题。

商业区停车位严缺

林华正说,商家投诉商业区建围栏后,生意额下滑,生意量降了一半,比今年初设交通灯后的情况更糟。

他说,商业区向来停车位严缺,居民前往商业区,被迫把车辆停在路旁,未设交通灯时,根本不影响交通。

“希望市议会官员亲自前来视察地区塞车情况,尤其是晚上7时至9时,找出塞车主因,寻求解决良策。

“我经常光顾商业区和在这用餐,后因严重塞车而止步,为吃一顿饭,结果因为塞车而花了3小时。”

出入不便顾客不来——梁健文(40岁,餐馆业者)

自从有了交通灯,生意下跌了,顾客不想来商业区用餐,说非常塞车,如今建起围栏,情况更糟糕,连附近花园区步行来商业区用餐的食客也不来,投诉围栏阻挡,进出不便。

自围栏在近期建起后,也没有看到地区塞车问题有多大改善,仍是早午晚塞车,车龙达一公里。

交通灯操作初期,地区交通严重大堵塞,到凌晨12时,仍看到很长的车龙。

交通问题越改越糟——刘振辉(24岁,当地商家)

营业4年,过去不曾看过如此塞车,居民投诉要买一个面包,出门也要塞上半小时,不敢来商业区光顾,生意下跌一半。

交通问题不改还好,改了更糟,希望当局马上拆除围栏和交通灯,让交通路况恢复原状。

以前塞车最多15分钟,如今最少45分钟至一两个小时不等,短短半公里路程也塞45分钟,走路比驾车更快。

生意至少跌了三成——黄俊伟(25岁,饮食业者)

生意跌了至少30%至40%,顾客少了很多,生意越来越难做,主要因为加了交通灯及围栏,顾客皆投诉因为这两个原因而不敢来商业区。

10分钟车程变1小时——吴玉珍(52岁,杂货店业者)

营业20年,如今因为交通灯问题,生意下跌20%,顾客投诉很塞车,以前回家只需10分钟,如今却要塞上一小时。

附近花园两所学校上放学时,塞车情况最为严重,车辆堵在路中动弹不得。

围栏建起后更加剧商业区生意下跌困境,许多熟客因为地区难找泊车位而走路出来买东西,围栏建后对他们造成不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