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迪阿旺的“惟义之所在”

孔子的弟子问他有关言、行,夫子这么回答:“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于是,说话真诚,做事踏实,人无信不立,成为华人两千多年来,最基要最受推的美德。

人无信不立的道理,妇孺皆知;但知而行之的人,究竟有多少人,没有科学统计,还真不好说。做生意为了盈利,拼业绩为了达标,常常不得不答应了再说;事后要兑现承诺,常处有心无力窘境;若是客户要求过苛,纵使不想黄牛,也得黄牛。

不乱许诺就少食言

政治人物各方的压力更多,要他们言而有信,或言而必信,特别艰难。言多必失,承诺多“卜仄”也必然更多。在政治上,各方的要求多,其中不少又比铁树花更难得一见,但为了选票,又不得不答应,或者碍于场合的群众压力,不得不承诺,事后无论有心无心,其实都是无能为力,无处使力的。

因此,人人都嘲弄的林良实“话到唇边留半句”,其实这是他高明之处,不肯轻易许诺,也就较少“卜仄”。不言,难道不是好过言而无信吗?

Let it pass first之后,林冠英才开炮斥责哈迪阿旺毁约、背叛、藐视等等。哈迪阿旺和极端派的同志言而无信,公然毁约以达到他们打造神权国的目标,说来也不出奇。

入主布城功亏一篑

从3‧08到505,大家为了“ABU”(anything but UMNO),因此过度乐观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是赌回教党的开明派会壮大起来,能够牵制保守派,而开明派的确也控制了中委会。

另一方面,公正党和行动党也压得住回教党。当然,如果他们真的改朝换代成功,进入布城,大家有官可做,也许就不必急着回教国,伊党的同志们可以先享受一下福利国的升官权力美妙滋味。

可惜形势大好,却是功亏一篑,布城可望不可及,林吉祥已老,加巴星又走了,安华和哈迪阿旺也是“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了。

安华若不因鸡奸案入狱,他还有顽强的战斗力以待其时;哈迪阿旺的心脏还能遥遥无期的等下去吗?即不能享受福利国的权力滋味,儒家的亚圣孟子也说了:“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而伊党的义不就是长老理事会的命根子——聂长老1993年祭出的断肢大法。

清楚规范衣食住行

这不过是回教国的种子,将会开花结果是更完备的神权国法律,因为ISLAM IS THE WAY OF LIFE,从国家大政,到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细节,无微不至,回教皆有教义和规范。一旦回教国全面落实,非回教徒的职业、衣食住行细微末节,亦会被规范得清清楚楚。

加巴星说回教党这头老虎养大了会噬人,行动党上下赌可以驯服之,非回教徒选民赌月亮可以代表我的心,结果是,我们通通输了。因为儒家的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之所在。而伊党的义始于断肢法,终于全面性的回教国。是行义,而非什么背叛、毁约、藐视云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