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能帮“大马教育行动”

3年前,大马教育行动(Teach For Malaysia,简称TFM)邀请我到加埔教导中四生的英文一天。一想到能返校教书,我就很兴奋。

回想中学时期,老师都很严厉,凡事都要求学生做到最好,还要学生阅读大量故事书和小说来跟上进度。

在东姑依德利斯沙国中任教一天后,我知道要教好现在的学生,就得做好很多工作,因为我在讲课和要求学生发言时,学生竟很吃力地理解我说的基本英文。

还好,我们没有走到穷途末路。

TFM支援教师Jasmine Ong是这班学生的英文老师,她表现优秀,让人看见曙光,学生也在她循循善诱之下积极学习英文,使到英文课堂充满活力。在我眼里,她是立志从课室创造改变的年轻人学习的榜样。

我和Jasmine认为,阅读是开拓眼界的关键。因此,我对学生说,一年内阅读最多本英文书籍的学生可以得奖。多以淡米尔语和马来语沟通的Sarmeela勇于接受挑战,并在一年内阅读了23本英文书。为了兑现诺言,我请她和其好友及父亲到吉隆坡Grand Hyatt酒店用餐。

TFM“进军”砂州偏远地区

TFM由年轻干练的大马人成立,主导者是Dzameer Dzulkifli,目的是努力减少不平等的教育现象。

TFM和全球教育行动组织Teach For All一样,会谨慎遴选和培训支援教师,并安排他们到亟需帮助的学校任教,特别教导面对社会经济问题的弱势群体,借以帮助学生精益求精,进而提高学习表现。

TFM能栽培支援教师的领导力,因为支援教师能通过在职培训学到管教学生和处理学生问题的技巧;很多人拨出至少两年参加TFM计划后才加入企业界,有者则因热爱教育而继续留下来教书。

最重要的是,TFM创造机会给年轻人参与解决教育问题,而非置身事外一味批评。

TFM的付出精神获得教育部的支持,除了支付薪水,也提供各种帮助,包括发出教育认证给支援教师。

如今,TFM准备大展拳脚前往更偏远的地方执教。

今年也是他们首次踏足砂拉越,“进军”地区包括美里市郊的Subis。

扩大服务范围后,经费随即增加,包括车马费。尽管教育部尽力帮助,TFM仍需更多财力。

这正是大马企业界“拔刀相助”的时候。

TFM犹如催化剂,能大大提高新生代专才的素质。只要走进广大群众,便能栽培很多人才,造福各行各业。

亟待企业界伸援手

我呼吁大马企业放眼长远利益,帮助TMF。企业家可通过两种方法伸出援手:1.允许年轻雇员成为TFM支援教师,并在一定期限内继续提供赞助费。教学经验能加速年轻雇员掌握领导才能。因此,最后的大赢家仍是公司;2.提供财务援助给TFM,帮助他们走进更多学校,让莘莘学子受惠。

挺身教书的毕业生学历不低,但最振奋人心的事,还是他们愿意实实在在地做事。他们没有埋怨制度不好,却在现有的课程大纲下弥补不足之处。

TFM已成为经济转型计划教育关键领域中的项目。我们支持TFM和私人界合作,创造更多带动成长的动力。

捐出上议员5万拨款

我已捐出上议员享有的5万令吉拨款给TFM,而表现管理和传递单位(PEMANDU)的同事则大力支持TFM的#RedCampaign慈善筹款活动,希望在2015年3月31日筹到250万令吉。

我心系教育,因为只要办好教育,就能根除各种社会问题的病源,然后建立更平等、更公正的社会。

TFM的努力有目共睹,但终究无法单凭一己之力完成重任。私人界必须增加帮助,用各种可行的方法为孩子的教育带来正面的改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