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达人:胡万乾敬业乐业保持热忱 城市摩多稳健增长

一般上企业分为两类,一是穷人家出身的白手起家,二是富家子弟继承祖业。

拿督胡万乾比较特别,身披祖荫的胡万乾虽然出身豪门,父亲是著名的锡矿大亨胡曰皆。不过他却选择自立门户,自己创业。

胡万乾在19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八,是领导1970年代独中复兴运动华教名人胡万铎先生的胞弟。

由于从小就对农业感兴趣,胡万乾的创业便从一家养鸡的小农场开始。

后来他去经营汽车买卖,成为Asia Motor Berhad的指定经销商,售卖Mazda、Lancia和BMW汽车,短期内便创下了非常标青的业绩,因此于1965年,年方24岁的他便获得了意大利名车AlfaRomeo马来西亚、新加坡及汶莱的总代理权。

Alfa Romeo业绩全球

最佳凭着对经商的决心与热忱,在不断主办活动宣传勤跑市场,终于在1969年,他的Alfa Romeo业绩全球最好。

“Alfa公司吃惊,警察海关官员都驾Alfa车,这情况只有在生产国意大利才出现过。”

1973年,他出版了《亚洲汽车》,为全马第一本汽车杂志,并主办了多项活动包括第一届亚洲越野赛车。

1970年,由于家族经营的三夹板厂业绩不佳,亏损连连。拿督胡万乾回去帮忙挽救板厂,到世界各地考察,发现马来西亚出产上等的木材却业绩不好,原因是行家不团结让外国买家逐一击破,压低价钱。

后来他加入三夹板公会,英文教育背景的他领导改革,成功控制价格,让我国木板价格暴涨4-5倍,最后收复失地,这是他事业上的另一个亮点。

胡万乾涉及的行业还包括出口棕油、水果、水产养殖业和房地产等。

Alfa总代理地位撤销 事业陷低潮

八十年代中期,国产车普腾诞生,Alfa Romeo的其中一款车与普腾马力相同,普腾1万多令吉,Alfa则售3万令吉,并没有多大的竞争力。

1984年,胡万乾面对着人生中的其中一个低潮,他因拒绝装配Alfa Romeo的新车款Alfa33而遭到Alfa Romeo撤销总代理地位。

“我一直把Alfa当做是自己的孩子,突然失去了,我感到很空虚失落,好像无所事事。我花了很多的心血与努力建立了Alfa Romeo在本地的市场,但该公司却认为其他人能做得更好并选择托付他人。然而我很难过,如今Alfa Romeo没能成功在市场销售,当年它可是家喻户晓且广受本地人拥戴的汽车。”

转投油棕和港房产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把手上的车卖完后,他把钱投资油棕和香港房地产。

他眼光独到,由于当时邓小平向英国表示坚持收回香港,导致房价大跌。不过,胡万乾却分析出中国实行的一国两制一定要成功才能让台湾归附,一定要把香港治理好。

于是人舍我取,低买高卖,就这样谈笑用兵,又帮他赚取了人生的另一桶金。

80年代末开发6千依格的油棕园,因为胡万乾当时已分析出棕油的前景。由于世界的政治局势变动,共产党国家如中国及东南亚的越南将逐步开放,拥有11亿人口的中国必将崛起,棕油的需求肯定大增。

目前胡万乾着重于发展雪州区域房地产,皆因重情重义的他,在多年前为帮朋友渡过经济上的难关而购得安邦区大片的土地。

近几年吉隆坡房地产发展火热,他无心插柳,他所领导的Sri Seltra Sdn.Bhd.成了安邦区其中一个最大的发展商。不过他坚持达成居者有其屋的愿望,以合理的价格,甚至比市价低一些来让人们安得广厦千万间。

该公司在当地发展已有30年之久,拥有地段共108英亩,都是黄金地段。胡万乾的经营理念沿袭家族作风,稳扎稳打,避免向银行举债,但求稳健中成长。近十年,该集团开始在当地发展高中价公寓及商业地产,每一项计划都很成功,拥有众多的重复买家。

“我们主要的买主都是当地居民,当中有不少是两代人,第一代住我们建的廉价公寓,第二和第三代住中高价公寓,能这样和居民一同成长,我觉得很有意思。”

虽然许多发展商对高级公寓趋之若鹜,不过胡万乾仍执意走向中价市场,他认为中低市场是一个相对稳定及紧扣大部分人口需求的市场。

“当邻近的地方卖一方尺六百令吉,我们的价格低于五百令吉。因为大部分人可以负担,房子销得快,我们做得更轻松。我的原则是赚钱必须合情合理,绝对不占任何人的便宜。”

完成父亲遗志 续办校建医院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胡万乾家族从父亲胡曰皆到其孙辈已经第四代,家业一代比一代兴旺,打破了中国人“富不过三代”的魔咒。

胡万乾表示要尽量做好事以完成父亲的遗志,把深斋独中和近打医院继续经营并发扬光大。

近打医药中心始于1961年,当时胡曰皆向马六甲首席部长敦梁宇皋承诺,捐赠已购下的怡保原属甲必丹郑太平的洋房及五英亩地段给圣方济主母修女传教会,建设一间慈善医院以帮助有需要的病人。

后来胡曰皆不幸逝世,其孩子延续父亲的意愿捐赠该洋楼与地段兴建医院。

于是怡保第一家私营医院—圣母医院,便于1963年成立起来。

后来于1983年,当圣方济修女们撤离后,胡氏家族便接手延续经营该医院,并易名近打医院。

1955年,胡曰皆同样有感于华裔子弟升学困难,建议霹雳客属公会兴办一所华文中学并率先捐出13万1千令吉作为建校基金。

建校委员会为感谢胡曰皆慷慨的举措,一致同意以其父亲也即是胡万乾祖父的名字—深斋来命名该所学校。

办校和办医院,是大功德,前者是人生的照明灯,后者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胡家在这两方面都做得非常多,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一个家庭里同时能有两个成员出力为社会贡献,像胡家这样的例子并不多。

遗憾没学好华语

胡万乾认为自己成功的秘诀是对工作始终保持热忱,敬业乐业。

他把员工当作是朋友,而做生意则是和朋友一同进行的游戏,因此和最低层的员工打成一片,不分彼此。

由此也可看出其作风低调,朴素,若单从衣着上根本看不出他是坐拥千万甚至上亿的富豪。

胡万乾表示,他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学好华语。

“当时我的父亲因不会讲英语而希望孩子能讲英语,所以把我送去英文学校。我觉得华语重要,因此都把孩子送进华校就读。”

虽然胡万乾仅能以半洋腔掺杂一些广东、客家方言来对谈,但是在他的身上,却能深深感受到中华民族的智慧。

如面对庞大的企业,他只轻描淡写地说“Do with pleasure not pressure”(抱着欢喜心去做自然没有压力)。同时他身上也展现西方人的豁达开朗。

“简单生活最快乐,遗憾自己不懂得花钱,舍得捐钱,尤其是看到穷人有饭吃,觉得欣慰,坚决不让物质宠坏自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