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中视窗:大马与新海上丝路契机‧谢祥锦

在2014下半年里,中国最热门的其中一个话题就是21世纪的新海上丝绸之路了。

谈起海上丝绸之路,许多人脑海里浮现的是宋、明时期异国商贩云集、港口连绵不断商賈帆船的景象。

海上丝路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公元前2世纪,汉武帝的时候中国就开通了从山东沿岸经黄海通向朝鲜、日本,以及从广东、广西通往马来半岛、缅甸、南印度的南北海路。

随着时代演变,到了唐、宋、元的时候,通往东南亚的海上丝路的重要性逐渐增加,到了明代郑和下西洋的时候达到顶峰,南方海路贯穿了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北非等地,是人类文明史上影响力举足轻重的贸易、文化交流路线。

后来,明、清时期的海禁令大大消减了中国在海上贸易的主导性,也导致了海上丝路时代的终结。

在2013年以来,中国就推出了不同的周边外交的新举措,尤其是提升了对东协国家的重视,而同年中国总理李克强就提出了和东协铺就新海上丝路的区域合作构想。

到了2014的时候中国主席习近平更是进一步具体提出了“一带一路”(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的重要国际性合作倡议。

互惠互利强化经贸

和旧海上丝路相比,新的海上丝路也并非只是帆船变成了现代高端科技商船那么简单,也并非仅是复兴古老的贸易路线,而是有划时代的战略意义。

21世纪的海上丝路一方面是中国想以互惠互利的方式,强化与周边国家的经贸合作,同时扩大自身的外交影响力。

新海上丝路的建构,事实上也不只是为亚太区带来了商贸契机,也对不少领域,如金融、政治、教育、人文交流等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也对马来西亚政、商、外交等领域带来了一定的挑战。

大马明年成轮值主席国中国商品更易流通东协

首先,2015马来西亚将成为东协轮值主席国,这不但恰逢新海上丝路的建构时机,也是东协落实经济共同体的年份。

东协经济共同体意味着货物自由流通、服务和投资自由流动,企业能够更顺畅地在不同国家开展业务;配合着新海上丝路的推行,中国商品更容易地在东协国家流通。

这样的情况造成了东盟的一些国家担忧大量中国货物会涌现在本国市场,对一些本国的新型行业不利。

在区域经济合作机制里,互相信任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而实现互相信任的先决条件是经济互补、建造利益共同体。

协调纠纷

东协主席国对东协会议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同时也担当着协调中国与东协纠纷的角色。

马来西亚作为东协主席国应该在经贸上扮演着更积极、显著的对话协商角色,鼓励中国和东协国家之间的技术交流和转移,以及中国和东协企业,尤其是新兴行业之间的互补合作,达到互惠互利的商贸关系。

同时,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东协国家,更需要积极探索新的中国市场,利用新海上丝路的中国东协进程所带来的契机销售本国商品。

地缘关系不言而喻

其次,正如上述提过的汉武帝时期的海上丝路有以上东通向朝鲜、日本的,也有中国南部通向东南亚、南亚以外的区域,21世纪的新海上丝路事实上也是这两条海道的延续和展伸。

作为位于东南亚区域国家的马来西亚,南部以泛珠三角区域为起点的海上丝路的重要性因为地缘关系,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不过,仅仅专注于中国南部的海上丝路是不足够的;泛珠三角区域一带港口的海上丝路当然是极其重要,但北部通往东亚其他国家的海道的重要性也不可忽视。

应关注华东华北港口

马来西亚事实上也应该多关注华东、华北一带的港口,因为这些港口不仅能衔接包括朝鲜、日本在内的东亚国家,更能借助中国日益蓬勃发展的物流行业和中国大力推行的向西战略、衔接陆丝路,更进一步本国经贸投资扩展到中国西部的市场。

透过区域链接亚太

再者,海上丝路的建构为马来西亚带来的商机,不但能开拓中国市场,更能透过区域链接把商品、服务传递到亚太地区。

视乎国家企业决策

马来西亚事实上有多元民族与文化的优势,可借着多元民族的互助合作、对不同文化需求的了解扩展市场。

新海上丝路的区域经济、文化互惠合作,对亚太,甚至是世界的格局有深远的影响,同时也带来了挑战与契机。

如何从海上丝路获得最大利益,就要看国家和企业的决策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