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甲午战争,日本败了(下篇)

在亚太经合组织21国首脑会议召开前,中国已与韩国完成自贸区的谈判。类似于日本出口产品,如汽车及信息技术等韩国制造品将长驱直入中国市场,将日本产品淘汰出去。现在日本要不要回到中日韩或东北亚自贸区谈判?

即使回到谈判桌,中国会否给予与如同韩国同样的优惠或让步?

内外交困,前倨后恭

从上述来看,安倍已陷入内外交困的窘境:对外与邻国为敌,首先自绝于全球最大的市场中国;一切唯主子美国马首是瞻的外交政策简直是作茧自缚,在主子难以自保下,已陷入中国所设的天网而不自知;对国内低迷经济的振兴,似乎已回天乏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则远在中国!

今天的中国早已不再是甲午战争时的满清政府,更不是蒋介石的国民政府,而是世界上“位尊而多金”的习近平政府。

所以安倍不得不效法战国时代纵横家苏秦的嫂子,对中国“前倨后恭”,希望与中国改善关系不但有助于解脱自身的窘境,而且有助于日本经济的振兴。

不过,即使中日在四点原则共识的基础上恢复到战略伙伴关系,安倍也难挽回经济衰落之狂澜于既到,因为日本人口老化已高达26%而且逐年上升,亦即死亡率超过出生率,人均生产力不断地随着消费力下跌而下降。

从日本文字可看出大和民族的文化和特性,他们只擅长于抄袭和改善,而不擅长创新和发明,又严重短缺天然资源。因此日本经济之振兴缺乏文化内因的催化而必须依仗外因的拉动。

因此,据国际机构分析,以购买力平价来测算,日本经济在全球经济增长的占比率,将从目前5%降至2019年的5%水平之下而为印度所超越,跌至第四位。

届时中国将以18%占比率赶超美国成世界第一。日本的国名将改为日“末”?“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崖”。

伸手一握,赢新甲午战争

习近平对付安倍是采取气定神闲丶以逸待劳之计。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安倍不断派各界领袖到北京充当密使或递交亲笔信商谈习安会,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反映。

在亚太经合首脑会议召开之际,日本不得不与中方达致四点原则共识作为先决条件,否则习安会就开不成,安倍将丧尽颜面,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如果开得成,安倍又出尔反尔,中国不就是又受骗?习近平对日本已是有恃无恐,不怕安倍会跳出如来佛的手掌。

习近平对安倍似乎非常自信“今日长缨在手”,只是“何时缚住苍龙?”

甲午年亚太经合国家首脑会议召开之际就是缚住苍龙的最佳时机,习近平伸手与安倍一握就是苍龙在缚,赢得新甲午战争在外交上的胜利,灭了敌人的威风,长了国人的志气。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