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达人:张泗清过人应变能力 四海栈创造万达镇

口操着浓浓潮州音的已故丹斯里拿督张泗清博士,出生于1925年,1936年随父亲到马来西亚吉隆坡谋生,属于过番客远赴南洋打拼之后成家立业的典型。

这名慈祥老人在访问一开始便不断向记者致歉,由于本身只读过2年书,而且还是“老潮州”式的教育,因此以华语专访对他来说有点困难及缓慢,恐怕记者无法理解他所要表达的意思,因此一再致歉希望记者多多包涵及谅解。

单凭这谦虚的态度,就已值得身为后辈的我们多多学习。

张泗清在12岁开始,跟随父亲张汉三以及哥哥张泗川在吉隆坡中央巴刹摆卖鸡鸭蛋,也就是现在的中央艺术坊。之后父亲在1936年,在吉隆坡的思士街租下一家店面批发鸡鸭蛋,四海栈集团的传奇故事是从这里开始。

张家的蛋业店铺当时称为“大成”,后来1937年改为“四海栈”,据悉,张汉三当时是寓意膝下的四名儿子,以“四”作为儿子的名字,“海”则是四海为家的意思。张汉三后来再添4名儿子,这是创业初期所无法预料的。

三轮车兜售白糖

1937年,中央巴刹拆除翻新之际,父兄两人在思士街经营批发,张泗清则在巴刹负责零售。在40年代日本侵占东南亚时期,张家开始把鸡鸭蛋供应给英军做伙食,生活开始有所改善。

然而,在英军投降那年却令张家尝到了苦头,因为赊账无法收回,小本生意大受打击,全部家产只剩下400令吉,一家人顿时不知何去何从。

父子三人到蕉赖买一间板屋落脚,兄弟两骑脚踏车到茨厂街谋出路,看到别人卖白糖也想试一试,便到半山芭向父亲的朋友买了7大包白糖,再用三轮车载到茨厂街兜卖,连做3天挣了五六百元,生活才算有了着落。

跻身东南亚米王

在马泰边境活动期间,张家开始经营杂粮及白米买卖的生意,由于交通不便和运输问题,张泗清便到新加坡开设分行,再从新加坡租帆船往泰国的宋卡运载白米到新加坡,最高纪录曾经一口气租下12艘帆船。

在1945年,张家运载白米的帆船在北大年海域被英军击沉,本来已经开始挣钱的业务因而大受打击,不过,此后的发展可说相当顺利,进而成为东南亚地区的“米王”。

在日本投降后,四海栈在新加坡的生意便交由哥哥泗川接管,张泗清则重回北马负责采购白米、杂粮到吉隆坡批发。

在20世纪50年代,大马市场上超过20%的白米都是由四海栈供应,当时的雪州苏丹沙拉胡丁称张汉三为“米王”,该公司在白米行业的地位可见一斑。

联营进口白米

1952年,四海栈与泰国当地的商人建立联营公司,直接从泰国把白米进口到大马、新加坡及各国,成为本区域的主要米商之一。

紧接着在1955年,张泗清也和东南亚的稻米生产国缅甸建立关系,成立联营公司进口白米。此外,四海栈也是缅甸在大马的白米及柚木总代理。

四海栈除了把泰国和缅甸的白米运到新、马之外,同时也把生意扩充至中东、香港以及印尼等国。

四海栈在1959年获得味之素的代理权,在60年代也从事园丘行业。

门外汉进军房地产

张泗清在1963年进军房地产行业,事前并没有太多的部署,按照他本身的说法:“纯粹是灵机一动”以及“机会来了不妨一试”,产业门外汉当然遇上了不少阻挠,不过凭着过人的应变能力而大放异彩。

张泗清买下的第一段地皮,就是位于目前八打灵再也的20区。但这个发展计划在初期遇到了两大困难。

“我买下这块地皮后,才发现那里并不在政府规划发展地段内。但我订金已给了地主,惟有硬着头皮到位于吉隆坡的城市规划局总部求见当时的经理,好不容易才把该地段转换为发展用途。”

但是,张泗清的第一个产业发展计划仍是多灾多难,工程完成时刚好遇上马印对抗事件,政治动荡导致产业销路惨淡,也因为如此,张泗清的第二个产业计划也赶紧地从新建办公室改为酒店,就是现在的马来亚酒店。

因祸得福事业攀高峰

在20世纪80年代,由于张家兄弟都已成家立室,因此决定把父亲的遗产分配给所有兄弟。

对传统华人来说,树大必须开枝散叶,因此,张泗清认为有必要把祖业分配给家族每一位成员,并且以此作为事业的起步,奠下日后发展事业的基础。

张泗清在分家时分到占地1050英亩的万达镇地段,但此地段在初期也面对发展困境,原因是当时政府有意发展该地段及兴建大道,但在一切还未有定案时政府强制冻结所有发展计划。这一决定几乎让他再次陷入财政困境。

宁卖产业不贷款

“当时有一间跨国银行有意贷款给我渡过难关,但我谨记父亲的教诲,凡事量力而为,因此我宁愿卖产业也不跟银行借钱。当然,我当初的决定也让我渡过了那次的难关,政府在一年后宣布重点开发万达镇,我们也在那次的困难中因祸得福,事业进一步登上高峰。”

今天,万达镇已经成为八打灵再也的重要地标,汇集了购物商场、办公大楼、高尚住宅、高级公寓、5星级酒店、医院与疗养院,以及中央公园等等,见证了张泗清父子在发展万达镇的成功。

从今天的成就来衡量,他们可说已经实现了当年的承诺,这令张泗清感到无限的安慰。

拼搏信用带来丰硕

张泗清是马来西亚商界的传奇人物,在他一生的企业路上都不是平淡顺畅,他的成就有多大,他经历的磨难就有多重,但往往都是化险为夷,顺利解决困境。

张泗清的父亲张汉三在他的企业生涯中影响他深远,每一句祖训叮咛他都不敢违背。同样的,他也以“三不”来勉励孩子,即:不读死书、不挂牌上市、不跟银行借钱。

“我读书读得少,不过永远不会忘记父亲的教诲,凡是亲力亲为,脚踏实地,勤俭过活,终身学习!”

学历不是成功的绊脚石,坚毅不拔的好学精神、待人处事讲求信用特质,造就了他辉煌的一生。

对张泗清而言,待人处事的态度及好学不倦的精神才是成功的推手。

他坦言,自己的华语说得不好,参杂着潮州音;马来文不通、英文更是不懂,但他能够拥有今日的成就是靠拼搏、奋斗及讲究信用所带来的成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