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组织促政府勿仓促行动 若配水须一周前公布

(八打灵再也29日讯)雪兰莪河水坝蓄水位创新低,惟不见雪州政府采取配水措施,引起用户对水够不够的隐忧,同时民间组织促政府勿推卸责任,一旦配水,须至少的实施期一周前公布。

根据了解,供应全雪州、吉隆坡及布城60%水供的雪河水坝蓄水位,在今年2月杪达48.94%的蓄水量,但截至7月26日降至35.14%,创下了比实施配水措施时更低的水位。



尽管如此,掌管青年及体育、基本建设及公共设施的雪州行政议员阿末尤努斯早前宣布,当局会监督八丁燕帶泵水操作,应付雪河水坝需求量,因此不会施行配水。

马来西亚水务与能源研究协会高级经理林素芳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指出,以雪河水位一个月内下降3至4%的情况,如果持续不配水,以目前该水坝35.14%蓄水位,水供或可维持到8月杪;但就技术而言,若继续不配水,将衍生很大的问题。

9月没降雨或闹水荒

她说,雪河水坝蓄水位一旦剩下30%,意即已到达紧急水平,而目前距离危险水平剩下不到4至5%的水位。

“雪州政府与雪州水务局在一开始已说明,55%水位才是安全水平。”



她揭露,西马半岛于9月西南季候风会带来雨量,但5月时气象局发布艾尔尼诺现象警报,也预测此现象形成的几率至少有70%,可能为西马季候交替带来干燥气候。

“这样意味着,来临的9月可能会没降雨,届时水荒将比今年初的情况影响更广,更何况今年初配水之际,雪河水坝仍有40%水位,但现在只有35%。”

她指出,政府不能在埃尔尼诺现象形成几率的警号下,依赖西南季候风为西马季候交替带来降雨,因为这会带来两种情况,即爆雨或干旱。

她补充,我国曾先后于1997年、1998年、2009年及2010年经历埃尔尼诺现象,其中1997年及1988年确认为埃尔尼诺,但2009年及2010年只是“征兆”却不是埃尔尼诺现象。

“如此一来,气候来看,有关季节不一定带来雨水。”

叶素芳强调,解决水供问题,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中央及雪州政府责无旁贷,而且一旦要实施配水措施,必须要至少一周前宣布,以便用户有所准备,而非如上次般,仅有两天的时间。

采废矿湖水有风险 天气干燥难以造雨

林素芳强调,水坝不能用到见底,当水位处于紧急水平时,水坝到了剩余10%至15%蓄水,将面对矿物浓度问题(high nutrient problem),到时滤水厂是否具备技术过滤生产净水,也是个考验问题。

她指出,雪州政府早前提出人造雨及废矿湖水方案,但前者气象局预测天气干燥难形云层,其二则是考量云层所在位置移动方向,人造雨由此可见成效不大。

同时她说,马来西亚水务与能源研究协会早前咨询雪州政府采用废矿湖水,已知会该湖水为人造湖,有一定的风险。

“人造湖水靠的是雨水填满才会有水,而天气干旱之际是难有降雨的。”

她说,绝大部分的滤水厂过滤水,处理生水时无法完全过滤所有的成分,湖里有一定的矿物重金属,当湖水降低时,湖水金属检测浓度如何?这是个疑问,而雪州政府只做两次检测并不足够。

“在干旱天气,水位降低之时,当湖水泵水入河,所泵取湖水的内含金属量检测以什么衡量标准为基础?本地于天气状况、水位多寡、检测湖水历史数据,对市民而言仍是未知数。”

她补充,天气若持续干旱,水坝水位都会下降,因此雪州政府要关注的不仅是雪河水坝,也包括双溪丁宜、冷岳河及士毛月水坝。

莎消协接350电话咨询配水

莎阿南消费人协会至目前接获350通电话,以了解雪州会否面临第2次配水。

该协会主席拿督耶谷乔治受本报询访指出,消协水供课题热线自今年初成立,在第1次配水计划实施后,持续有消费者来电咨询。

“他们(消费者)并没有因为第一次配水结束,而停止关心雪州会否实施第2次的配水问题。”

“以这次雪河水坝蓄水位,比第一次实施配水时候的水位来得更低,假若雪州有需要施行配水,目前是否已经错过了时机?”

他认为,八丁燕帶泵水根本不足够应付,是因为目前的情况,显示大家没有根据标准作业程序,分阶段落实工作。

他指出,雪州政府、国家水务委员会和相关各造单位在第一次的配水后,理应将标准程序纳入考量,例如以消费人面向权衡用水情况,分阶段落实紧急工作措施,尤其是涉及用水的市民需要准备,一旦面临严峻阶段,才能有效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