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生太平街摆摊留手尾 斋戒夜市垃圾清理两天

(巴生29日讯)斋戒月夜市结束后,市民及小贩留下惊人的“手尾”,以致市议会清洁服务小组被迫花费两天一夜的时间,才能恢复巴生市区的干净市容。

巴生太平街一带,每逢斋戒月期间,都会举办大型夜市活动,今年大约有400个档口营业,以方便友族前往购买开斋节用品。



不过在开斋节前夕,也是夜市经营的最后一天,在市民与小贩双方的需求下,夜市经营至凌晨时分才打烊,而在最后一天的狂欢购物活动后,小贩和市民却也为巴生市区留下惊人的垃圾量,导致市议会清洁服务小组费两天一夜,才得以恢复巴生市区的干净市容。

缺德市民倾倒垃圾

据悉,巴生市议会清洁服务小组与周一凌晨开始清理,直到今天上午,仍有清洁工人继续在扫街,但是道路上依旧可见垃圾堆。

不过,据了解,有关垃圾堆是一些缺德的市民,在清洁工人忙着清理之际,在另一边厢把外地垃圾搬运到当地丢弃,进而加重工作人员的负担。

《南洋商报》记者今日走访太平街一带发现,大部分夜市所制造的垃圾已被清理,但是,当局仍派出一些清洁工人待在当地,持续进行扫街工作。



在南加路段还是可见一些大型垃圾置放马路上,相信是缺德人士趁机从外面把垃圾运送进来,希望有人可以顺便帮他们清理掉。

网民指市会办事不力

此外,上述垃圾问题也引起网民关注,不过,大家口径一致把矛头指向市议会,认为市议会办事不力,没有及时清理垃圾,导致巴生沦为“垃圾城”。

李锡循:部分市民缺卫生意识

巴生市议员李锡循指出,任何佳节的促销活动后,都会留下“手尾”让市议会处理,主要原因是市民卫生意识薄弱,同时,认为市区的卫生清洁工作属于市议会的本份。

“这是人民卫生意识薄弱的问题,大家应思考是市议会勤加扫街重要呢?还是市民不乱丢掷垃圾更重要呢?”

他今日受到《南洋商报》记者询问时说,市民总认为市议员为市议会找借口,但是,如果市民卫生意识强烈,就不会随意乱丢垃圾。

年耗7千万处理垃圾

“巴生市议会每年需要2亿令吉的开销费用,其中35%或7000万令吉作为垃圾处理费用,如果市民可安守本分,协助减少制造垃圾,那将有助市议会省却垃圾处理费用,以充作其他用途,如基建发展用途。”

他举例,如果市民一年可以减少制造15%的垃圾,那么将协助市议会省却1000万令吉的垃圾处理开销,而这些费用用于如改善水沟及市区居住环境的生活设施。

小贩租档口须缴清理费

询及上述垃圾清理工作是否加重市议会开销,李锡循说,实际上,小贩在租用档口期间,必须交付清理费用和抵押金,因此这是预料中的清理费用。

“在完整报告还出炉前,都无法计算所使用的清理费用,不过小贩都有缴交抵押金,如果,涉及任何破坏公物问题,我们将从中抵押金里扣除。”

他指出,也因为大家都有缴交清理费用,进而加强人们潜意识认为,清理工作是属于市议会的,并与他们无关。

他举例,台北市政府不在夜市设置垃圾桶,当地人民也不因此而随便丢掷垃圾。

“这是因为台湾公民的环保意识高,社会舆论强烈,因此一般市民都不会随意乱丢垃圾。相对,我国人民在这方面还有待加强,其中,社会舆论很重要,希望大家不要以为环境清洁与自己无关。”

他说,市议会已加强临时档口的管理,包括只发出400张执照,同时限制业者经营模式,包括不准在当地煮食等,一旦发现违法者,都会采取纪律行动对付违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