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旅人:流浪汉艳遇记

日本古城京都,是一座令人心醉的古老城市,如果要我在京都流浪一个月我都愿意。

在京都,预算留宿地点是伏见稻荷大社的顶峰,清水寺艳红神社大门或花见小路的袛园歌舞伎院外的停车场。

当然,花见小路简直就是首选,因为当令人惊艳可爱又漂亮的艺妓突然从小巷转出时,那带有古代韵味的氛围会弥漫整条花见小路,一时间会幻觉置身于古早期的花楼里,而自己就是身带武士刀的武士!

幻觉毕竟是幻觉,最后还是选择睡在令人脸红的DVD电影写真馆。

通常电影写真馆都在一楼,当你一上楼时,打开门就会有三、四整齐排列的上万电影光碟任你挑选,里头包括好莱坞电影,亚洲电影等区块,当然大部分还是日本色情类型的电影光碟。

拿起篮子选7张光碟以后就可以到小小的柜台登记,付了钱就到指定的房间开始欣赏影片一直到第二天早上9点。

房间很小,但有多种沙发款式供你选择,像独立冷气、大型电视,重要的是外头有豪华浴室让你舒服洗澡。

DVD电影写真馆价钱不贵,通宵配套只需50令吉左右,对于背包客而言,不必露宿街头就有这样的设备,已经是超豪华享受了。

撇开色情不谈,遇到周末还得预早订位,因为很多日本人喝醉后,不想花钱住酒店,就会选择到电影写真馆过夜。听柜台说,日本房价实在太贵,还有人把在馆里长期居住呢!

睡觉时被人非礼

印象中只懂得神户牛肉最出名,实际上神户有一个漂亮的码头,我最后一晚就在这码头欣赏日本年度盛事———盆舞节,但这些不是我要写“流浪在神户”的重点。

在日本8天,睡得最惊心胆跳就是在神户,因为我就差一点我就被几个色情男非礼。

不但如此,这些色情男既然公然在我身边作出猥琐动作,让我见识到日本神户变态的一面。

话说看完了盆舞节烟火以后,便在附近寻找最佳入睡地点。码头人多杂乱不是我的首选,就在深夜走着走着,发现到一家老旧的电影院仍在营业,直接买票入场。虽然已经是半夜三更,但戏院还坐着蛮多的人,且大部分都是退休人士。

累了一天,我也没想太多随便挑个位子,尽管大荧幕上演着五十年代的色情电影,但不一会儿还是熟睡了。

不晓得睡了多久,感觉脸颊有点温热,接着竟然给我搔到了一只手,惊吓之余张开眼睛,天啊!隔壁阿伯摸着我的脸还用暧昧的眼神向我述说他的“需要”……我用最狠毒的眼神回敬他,也借用眼神透露他我的性向,就这样对望了好几分钟,阿伯终于换了位子,继续欣赏大荧幕上演技烂透的色情男女。我整理一下睡姿,朦朦胧胧中又睡死去了。

电影院里遇猥琐事

又不知过了多久,睡得安好时,椅子却不停晃动,刚开始误以为是神户发生大地震,但细看四周人士却没有要逃跑的意思,才发现原来同排有对男女正在进行非常猥琐的事,我忍着不理他们私事,没几分钟后椅子终于停止晃动,我再偷瞄他们一眼,哎呀!竟是两位身材剽悍的大男人,真的被彻底打败,开始明白为何这间电影院半夜三更还会满座的原因了!

只好告诉自己“快天亮了,再忍多一会”,迷迷糊糊之余,毕竟电影院不是让人睡觉的地方,不消5分钟,穿着西装笔挺的胡须男就毫不客气在我身后用双手抚摸着我的肩膀,在西装男未完成拥抱动作时,我快速弹开并带着背包换到最后一排座位。

一坐下,发现椅子与手柄都是黏糊糊的不名液体,此时我终于彻底清醒,内心茫然的逃离了电影院。

出到大门时天色刚亮,但我好像一夜未眠,从此认定,日本深夜电影院绝对不是入宿的好地点。如果还有机会来到日本旅游,我还是觉得民宿会是最佳的选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