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型中学的困境

1973年,眼看独中前景不妙,在沈亭和胡万铎带动下,霹雳9所独中发出复兴独中的号召,不但获得霹州华人热烈支持,全国华人也纷纷响应,群起关注独中状况,独中乃逐渐由“补习学校”、“落第生收容所”的惨淡经营发展成今日的盛况。

至少是去年的事吧,国民型华文中学发展理事会、国民型华文中学校长理事会、行动方略联盟改制中学发展委员会等号召恢复国民型华文中学法定地位,同时吁请华社在支持独中之同时,也应在各方面支持国民型华文中学,这几个团体于日前再联合发出同样号召。但华社好像没有什么反应。

早年,华人认为华小和国民型中学都是政府学校,一切经费全由政府负担。后来才听说华小和国民型中学是政府资助学校,政府只负责行政开销,如要修葺或扩建校舍就须自己“搞定”,再到后来,连电费也有限制,不敷之数也由董事会张罗。到这时候,华社不知道该怪自己当日没弄清楚,还是给人耍了一招。

很难有余力支持国民型中学

既然都是政府资助学校,应是难兄难弟,那为何华社只顾着为华小筹募资金,对国民型中学的将伯之助却似听而不闻?兵法说攻其必备,华小是华文教育的根,是华人必备之地,必备之地自不容有失,所以华人不得不全力防守,于是华人在资金方面支持华小和独中之后,已很难有余力来支持国民型中学,对国民型中学的困境只好爱莫能助。

还有一个原因是,国民型中学虽自称华文中学,但在许多华人看来,它们更像“有一科华文”,或“有母语课”的国民中学,尤其在1996年教育法令撤消国民型中学(SMJK)的称谓后,更加强华人这种观念。自顾(华小和独中)已不暇,华人当然更觉没有出钱协办国民中学的必要。

国民型中学也提出“华人必须支持”的理由,那是:它们只招收华裔学生,有华文科。

这正是当年陈修信和陈东海极力推动的“华人教育”,但华人要的却是华文教育。

据董总副主席许海明于去年3月时说,董总在1998年打算召集国民型华文中学董事会商讨反对易名为SMK,但反应冷淡,甚至有人排斥董总。

马华须率先响应号召

所谓自助人助,自救人救,国民型中学须先自助自救,而后人助之救之。殊料董总主动要协助它们却被拒。

现在,相关团体号召复兴国民型“华文”中学的法定地位,所谓法定地位是政府全资办理这类型学校?有三分一时间学习华文?每周最少7节(5节?)华文课?应该对华社有更明确交代,不要时而谈及,时而避而不谈。与正统国民中学相比,国民型中学是华裔家长的第一选择,董事会别消极。

国民型中学发展理事会主席林荣华于日前说,国民型中学开始变质(其实早已开始)。可见恢复其法定地位确实是刻不容缓事,但78所这类型学校董事会能先团结一致吗?它们需要包括董总在内的华社支持吗?国民型中学弄到要恢复法定地位,是政府毁约,关系到政府的诚信。当日极力推动华文中学改制的马华必须率先响应有关团体的号召,以挽救本身和政府的诚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