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族新词不是“滥词”

从《全捐勿“裸”—从文化观奌看滥词》(2014-2-25日言论版)一文可看出作者纵横先生是把当今涌现的冠“裸”新词或流行语看作为“滥词”,即粗制滥造的语词;並认为这种“裸”词不是中华民族文化。

我认为作者的看法是不甚了解什么是中华民族文化,特别是汉语的语言文化。我曾关注“裸”词多年,並发表〈谈“裸捐”乃至冠“裸”新词〉和〈从“表哥”谈旧词新义和新词〉两篇文章。在此愿将一些认知与心得与纵横先生分享。

新词的涌现反映了当今中国社会现代化发展而使人们的观念产生変化,同时外来概念或理念为汉语的语言文化所同化而演変为独特的新观念。

演变为四种语义

据中国语言学者的研究,“裸”字的语义大致演变为以下四种,並且继续在演变中,即(一)裸体,没有穿衣服〈原义〉,(二)只有事物本身,没有包装或装饰的,(三)纯粹的,没有其他附加成分,以及(四)公开透明,直接了当;完全丶彻底。

属于第一语义的包括“裸奔”,“裸泳”,“裸照”和“裸替”等等。它们具有一些敏感、不雅丶低俗的意味,因此带有贬义的色彩。

“裸币”(无包装的硬币)和“裸妆”(妆容自然清新丶无刻意化妆的痕迹)等等是属第二种语义。按:“裸币”目前已演变为亳无固有价值或具备强势外币和黄金为后盾的货币如美元。它们不含贬褒之意,纯属中性。

属于第三种语义的包括“裸考”(不享受加分优待丶全凭考试成绩;或不做考前功课,硬生生地赴考),“裸谈”〈官员与媒体或公众无拘无束(0ff record)的交谈,坦诚相待〉,“裸辞”(随兴辞聀,相反于骑驴找马之意),和“裸官”或“裸商”等等。它们带有诙谐和讽刺意味。

现階段的语义

属于第四种语义(也是现阶段语义演变)的包括“裸捐”丶“裸退”,“裸降”及“裸晒”等等。纵横先生认为“裸捐”应改为“全捐”,所以〈全捐勿“裸”〉。

其实,“裸捐”是完全不同于“全捐”。

它是指完全、彻底的捐献,不附带任何条件,也不是从左边手交给右边手;行善不畄名,施恩不望报。“裸捐”比“全捐”更加完全丶彻底。

2008年中国吳仪女部长、2009年台湾国民党主席吳伯雄及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相续退休或退任都是属“裸退”,即退任后不再担任任何官方丶半官方或非官方组织中的任何职务。全身而退,不再有任何藕断絲连。

“裸降”是指发展商去掉“打折让利”的遮羞布,直接了当地宣布降价。“裸晒”则指政务公开,亳无遮遮掩掩。两者的“裸”全具“直接地、公开透明”之义。它们全带有肯定丶积极的褒义。至此,“裸”词已演变为褒义词,似乎完成了周期。

只略知前三种语义

纵撗先生说:〈把“没有”当成“裸”,只令人觉得莫名其妙。……就像“裸捐”,读过华文的人,都会理解成“裸体捐献”(注評:不见得人人都望文生义,不求甚解)。就像裸跑丶裸泳丶裸照之类,形成一个糸统,容易表达丶理解。〉显然地,他对“祼”词的认知似乎还停留在它的第一种语义上,但肯定没有达到第四种语义,而把它蒙上不雅丶低俗的色彩。他似乎更不知道“裸”词的隐喻思维和认知理据。隐喻思维是“裸”词新义衍生与发展的内在机制。

中国语言学者指出,“裸”字的含义今天已发生了扩展,感情色彩也从贬斥丶回避延伸到诙谐丶讽刺丶中性、褒掦;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汉语的语言文化。“裸”词流行的背后既有社会的文化因素,又有语言自身的认知理据。

从中华民族深层文化的核心之一的“厚德载物”观奌耒看,这种“裸”族新词,由网民的创造和丰富,演变到为社会丶媒体所接受,而后成为流行语,足以证明绝不是“滥词”;相反地应是中华文化孕育出耒的,並使之与时俱进,自我更新,添活力和瑰丽色彩。但愿此文或许可加深纵横先生对“裸”族新词的认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