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吉剧跌引发经济风暴?(上篇)

2月10日令吉兑新加坡元的汇率跌至24年来最低水平,即2.63对1,它既是1990年以来最低,也是1965年马新分家后最低。

这是银行的报价,并非现钞交易的汇价。在吉隆坡市中心和国际机场钱币兑换商则报2.65令吉对1新元。游子们担心它会否很快滑跌至2.70水平?上一次谷底是在1月24日,为2.6054令吉对1新元。在短短20天,令吉就急跌约2.56%。

内外因交织的结果

究其原因,可从内因和外因来分析,主要外因是美国收紧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内因可分两个,即平庸制(mediocrity)对决绩效制(meritocracy)失败的结果,或朋党资本主义战败公平市场经济体制的结果。前一内因可用李光耀在其著作《一人观天下》中对马来西亚的评论来解读。

李光耀在书中指出,为了维持单一种族主宰的统治,马来西亚政府长期施行各种以种族为依据的政策来排斥人才。结果在对外竞争中,马来西亚步履蹒跚,让其他国家迎头赶上。

据世界银行报告估计,大约有100万马来西亚人移居囯外,其中约40万名在新加坡。可是李光耀在该书中说,我们移民中的40%是来自马来西亚!

据2012年户口调查报告,新加坡人口总数约530万名,其中非公民或移民人口为125万名,其中40%即为50万马来西亚人。新加坡政府实行绩效制,公平竞争,惟才是用。所以,蕞尔小岛国新加坡脱离大马40多年后成为世界最富有国家之一。

在约50万移民人口中绝大多数是华人。在农历新年前他们纷纷返回大马过年,大量抛售新元而买入令吉。令吉对新元汇率理应上升!但令吉不升反跌,并于1月24日跌至谷底,而后还“跌跌”不休。这令一般游子迷惑不解。

外资大举撤离

但2月10日令吉从一个谷底跌至另个新谷底,他们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在返回新加坡开工前,又大量地把令吉兑换为新元。

他们可能不大知道令吉对外汇率暴跌的外因:在美国收紧货币量化宽松从来,外资开始从大马证券市场大举撤退。

据大马兴业金融机构研究报告,今年2月第一周内,外资净抛售11亿令吉大马证券,他们是连续第18周的净售者。今年第二周他们的净售额超过10亿令吉。自今年尹始至2月11日,从大马股市撤离的外资金额共计达47.8亿令吉。

在过去18周,则共撤资104.5亿令吉,平均每周5.81亿,比18周前的5.5亿平均额增加3100万令吉。撤资力度正在加大和加速中,例如在华人新年后开市首日(2月4日),外资一天抛售5.557亿令吉,创下2013年8月21日以来单日的最高峰。

据报道,新加坡欧洲银行货币交易员2月11日宣称,大多投资者伺机好价抛售令吉。大马中央银行几乎是单一的全盘卖家。

由此可见,从大马股市撤离的数以十亿计令吉是被大量地兑换为新元而停留于新加坡。这种大笔令吉抛售可以轻易地将新年前回乡游子对令吉的另沽需求压下去。所以,当时令吉对新元不起反跌。

令吉贬值推高通胀率

大马是最依赖贸易的国家。

2013年双边贸易总额对GDP的比率高达133%,而且在经济中占极大比重的制造业仍然是装备业,同时粮食自给率只及60%左右,并且食物和饮料入口逆差逐年增大。因此,令吉贬值导致各种入口产品,尤其是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节节上升。

在入口成本拉动下,加上政府取消各种补贴和施行最低工资措施而加重的国内成本,通货膨胀一发难收拾。

2014年倒数迎新大集会已被转化为抗议涨价大集会,令吉对外汇率进一步下跌必将通胀率推到另一高峰。洒向人间皆是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