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当RON95油价去年9月每公升调涨20仙、白糖补贴于10月废除、电费今年1月起调涨15-17%,一连串的削减补贴措施,掀起牵一发动全身的效应,导致物价腾涨时,政府高官一开始并不以为意。

贸消部长哈山马烈说,他没接获任何有关涨价的投诉,这显示民众对物价上扬没有异议。

他还说,不准商家调涨物价,否则会采取严厉行动对付,大有一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架势。

如今百物涨价,引起民怨,政府才来紧张,成立什么内阁物价监控特别委员会、克服生活成本特委会等,显示当局跟民生问题严重脱节,没有先见之明,往往要等到事情搞大了才来采取行动关注。

当国人对百物涨价怨气冲天时,首相提出大家只抱怨许多物价上扬,却没留意到蕹菜价格下跌的“蕹菜论”,经过网民大事抨击及媒体连番炒作,结果连原本是最廉宜蔬菜之一的蕹菜也顿时身价百倍,从每斤2令吉左右飙升至4令吉。

政府是通胀始作俑者

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说,支持反对党的中间人蓄意抬高物价,以让人民对国阵政府不满,更让国人觉得内阁部长在百物涨价引民怨的课题上失了魂,才会发表如此不经大脑的谈话。

内阁一方面指示各部长走入民间深入了解百物涨价的原因,及民众的不满;但另一边厢,却陆续有内阁部长发表令人莞尔的伟论,反而没有具体、对症下药的解决方案出台。

砍补贴讨好信评机构

其实,内阁根本不必指示部门走入人群了解百物涨价的原因,因为此次通胀的始作俑者是政府本身。就是政府为了讨好国际信贷评级机构,让他们对大马的主权债券评级前景改观,认为大马有采取行动改善财政赤字的问题,而过于急促的削减补贴,在几个月内连续大砍汽油、白糖及燃料补贴等,才掀起这一轮的百物涨潮。

而政府连续十多年出现财政赤字的问题,除了显示政府理财不当,更重要的是,每年总审计司报告揭露的各种浪费公帑丑闻,从来没有改善过,更没有人因此被对付。

开支基于政治考量

政府每年拨出大笔发展开支及行政开支,其中一个主因是基于政治考量:照顾大选时协助它保住政权的米饭班主———乡区人民及公务员,而非纯粹出于经济考量。

除了本月20日派出逾千官员在全国各地的巴刹、杂货店及饮食单位检举物价,政府早前也推出了反暴利法令、成立竞争委员会等,监控物价及楸出牟取暴利及操纵行情的商家。

但更重要的是,白米进口、白糖等目前是由一家集团垄断,电费也同样由于电力供应完全由国家能源公司垄断而让它“为所欲为”,电费要调涨多少就任它决定,这些经济与市场结构的问题,才是政府必须严加解决的问题,而且必须拟订全面、具体的方案应对。

这些问题的根本一日不解决,拥有丰厚薪酬、衣食住行无忧,不知人民生活百上加斤的部长高官,在百物涨价引起民怨时走人民间,只会被视为一场政治秀,更突显当局脚痛医脚、头痛医头,周而复始的劣根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