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杀越錯越多鬼

曾读过一个历史故事,也算是鬼故事,很有意思,让人印象深刻。

话说周宣王有个宠妃,叫女鸠;她看上周宣王一个正直忠义的大臣,叫杜伯,并且想方设法勾引他。杜伯不理她,结果女鸠怀恨在心,就向周宣王诬告杜伯非礼她。

周宣王大怒,就把杜伯关起来,最后又派两个臣子薛甫和司空錡去杀掉杜伯。谁知道,杜伯死后怨气很重,变成鬼来向周宣王喊冤,一直问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

周宣王吓慌了,就问宫里能通灵的祝官怎办?祝官说,杀掉司空錡给杜伯赔罪吧,宣王就处死司空錡。但是,到了晚上,杜伯还是一样出现,问道:我到底犯了什么错?更糟的是,不但杜伯来了,还多了一个司空錡,也一脸怨恨地说:为什么要杀我?

先摆乌龙后开特大是闹剧

周宣王真是吓坏了,就去问薛甫怎办?薛甫说,都是祝官给你出的馊主意,杀掉他就能平息两人的怨气。周宣王就又杀掉祝官,结果到了晚上,杜伯,司空錡跟祝官三人的鬼魂都来了。

这个故事让人觉得挺恐怖,但确实如此,如果一个人一错再错,且杀冤来报冤,那只会产生更多怨气。

就像马华最近处理两个中委郑修强和廖润强冻结党籍的案子,由于党章规定必须在中委会里,由出席中委超过三分二的人支持才能冻结其党籍,但两人的案子却是在马华会长理事会决定,一开始就错了,可过后一错再错,继续又到中委会处理上诉,然后蔡派保住了郑修强,廖派又依据中委会的决定,要来号召特大。

如果说,冻结党籍的处理是个乌龙,那么还要沿着这乌龙去开特大就是闹剧了。

一个一错再错的事,最后怎样收场仍是未知数,现在就看会否找代罪羔羊来“杀”了赔罪?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