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无所谓遇到无所畏

这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世界。许多小股东,包括这位吴所畏伯伯,到今天还是不明白,为何2年前联熹(RANHILL BHD,RB)公司硬生生的塞给他们90仙,股票就被取消了。

股票行的经纪告诉他,这叫强制性收购(Compulsorily Acquisition)。吴所畏伯伯还是不明白,这个世界有如此强取豪夺的事,难道证监会不替小股东主持公道吗?

经纪告诉他,很公道呀?这可是依据了收购法令的指示下完成的。吴所畏伯伯不明白就是不明白,甚么法令和条件他完全不理,他只知道他不愿意卖,不过人家就是一定要买。

他特地读了一遍独立顾问的致股东书,洋洋过百页他也看不完,不过有些字眼还是懂的。

这个阿马银行顾问说了嘛,不公平(Unfair)的收购;不过他们又画蛇添足,加了个“Butreason able”———但是合理。

这些年轻人不知道文法,不公平怎样合理咧?怪的是,结尾还叫小股东接受。不公平的东西,怎么可以接受?

可怕的是,这样乱乱讲,小股东竟也乱乱听,到头来乱乱就除牌,乱乱要了吴所畏的股票,一点都不尊重我的权利。

四处去问,人家反而说乱的是我,不明白法律怎么写。不过,吴所畏的90仙事小,他硬是记下了联熹除牌前的市值,约6亿股乘90仙是5.4亿令吉。

事隔两年,另一家名叫联熹能源及资源(Ranhill Energy and Resources Bhd,RERB)的公司首次公开售股,叫价1.85令吉。

单看名字和股价,吴所畏伯伯就感到心痛,这不就是当年被合理的巧取豪夺的股票吗?

连名字也不怎么改,欺人太甚了吧。

他怕误中副车,便问一些研究股票的朋友两者有何分别。

根据朋友的说明,这两家公司的资产大同小异,除了:1)Ranhill Utilities Sdn Bhd从在RB时的70%增加至RERB的100%;2)Ranhill Powertron II SdnBhd从在RB时的100%减少至RERB的80%;3)Ranhill Bersekutu SdnBhd从在RB时的100%减少至RERB的50%减一股。

联熹市值增长迅速

不过,根据RERB的上市价1.85令吉,股额约9.62亿,市值约有17.8亿令吉,这是之前的5.4亿令吉的3.3倍,两年的时间,公司经历了甚么大变化,成长这么迅速?

不但如此,之前的小户不惜贱价出让,连累吴所畏失去了他珍贵的股票;现在又排队买回新股,还超额12倍,便宜的不要,贵的争破头,这是甚么逻辑?之前的独立顾问,有站出来告白,后悔建议小股东接受收购吗?

更让吴所畏吃惊的是,联熹能源及资源因国家石油公司的执照问题,取消上市。

吴所畏心想,那些上市的首要顾问,是否知情不报,希望蒙混过关?还是联熹试图瞒天过海?这算不算商业欺骗案件?

当局应该象他的名字那样,无所畏惧,对不法之事追查到底,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

还是他爸爸其实取错名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大鱼吃小鱼,大鱼才无所畏,逍遥法外,视法律为囊中物;小鱼如他应该叫吴所谓才对,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要无所谓,活得不太执着,才会开心。

最新报道

内阁改组?
企业发展部长:我不知道
敦马:与职业有不协调处
大马教育制度须全面改革
感谢反对党上传“闭目”照
冠英次子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