绩效为名,固打(垄断)为实?

就当前数百位华裔高等教育文凭(STPM)优秀生,被拒进入国立大学或被分配至非属意科系的乱象,前副教育部长拿督魏家祥说:“目前公立大学新生录取机制名为绩效,实为固打制,因为目前的现象是华裔进入大学的百分比,比过去实施固打制时来得低。”

他说:“华裔子弟在固打制的时候还有逾30%被录取,但在实施所谓的绩效制后人数遽减不到20%。你别告诉我,华裔学生不合格……。”

看了这样的报道,再看看自大学落实以绩效制取代固打制录取大学新生后,演变成越来越多在高等教育文凭考获满分的华裔优秀学子望大学们兴叹,那些当年曾声嘶力竭,呼吁政府取消固打制的党团领袖,内心不知有何感想?

固打制变成“垄断”制

无可否认的,在上世纪80至90年代,因为公立大学当时实行招收45%非土著与55%土著新生的政策,导致相当多的华裔优秀学子挤不进公立大学门槛,引起了华社的极力反弹,当时不管是国阵的华基政党,还是以华裔为主的反对党,以至数千个大大小小华团,都纷纷在召开会员大会时,通过议决案或领导们在公开演说的场合,要求政府取消固打制,并以绩效制作为大学录取新生的标准。马哈迪领导的政府也“俯顺民意”,在2002年宣布以绩效制取代固打制,录取新生进入公立大学深造。结果,情况却是越来越糟,固打制变成“垄断”制,这确是华社以及当年声嘶力竭,拼死拼活争取取消固打制的党团领袖所始料不及的!

1996年6月10日,笔者曾在报章上发表过〈不可轻言取消固打制〉一文(后承蒙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收录在所出版的当代马华文存经济卷90年代),文内提出了两个观点:(一)以绩效制取代固打制,被录取进入公立大学的华裔优秀生就会超过45%?但我们有没有想过,万一在执行偏差之下,华裔优秀学子被录取进入公立大学的新生少过30或20%,到时我们该怎么办?为什么我们不以45%为据点,争取45%以上的入学额呢?假如我们连固打制所保留给我们的学额也保不住,还谈什么绩效制?

(二)在没有固打制的领域里,非土著就占有优势?比如政治领域,包括国州议席划分、私营化合约、公务员的组成与升级、军警部队、土地及农业发展与大学奖助学金分配等领域,直到今天,非土著在这些没有固打制的领域里,取得了什么骄人的成绩?

非土著占不到优势

无可否认的,我们的确是生活在一个自由与奉行议会民主的多元种族国家,不过,我们也不该忘记,我们也同样是生活在一个保护主义意识特强的国家;1989年,时任巫青团长的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当年的巫青代表大会说了这样的一段话:“这个国家在历史上欠马来人所牺牲的债务仍未清还,因此,他们争取分享更大份的经济蛋糕是合情合理的,为了达此目的,土著不应以参与30%公司股权为满足,其最后目标应该为按人口比率分配国家财富,马来人不是30%的民族。”(见当代马华文存经济卷90年代第8页第4段,作者赖顺裕)。

翻开历史,可以发觉建国过程中,不管是固打制或绩效制,非土著都占不到优势,因为,我们都必须通过立法与执行官员以肤色及种族作为评分标准的这一关。不过,至低限度在固打制之下,我们还拥有一个据点,而绩效制在执行偏差之下,却连一个可守的据点也没有。我们的领袖在争取与维护族群的权益时,必须以现有的作为基点,而不是打开大门将现在所拥有的交给别人重新分配,除非当权当家者已没有肤色之分,又或者我们拥有打不死的阿Q精神,即使失去了,也能为自己找下台阶,否则,“手上的一只鸟,总好过树上的两只鸟”,更何况,我们手上现在所抓住的只有“鸟毛”而已!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