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搅屎棍”想到“屎壳郎”

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7月10日在国会大厦走廊被记者问及他是否赞成废除煽动法令时说:“我们有搅屎棍。这些搅屎棍就是反对党。他们要搅动事件,直至出现乱局。这是他们所要的。我们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所以,我们是要想到容忍”。

“搅屎棍”是华人社会的流行用词,但成为尊贵的非华人部长在媒体面前的用词,诚属罕见,所以,成为最近华人调侃的话题。

对华人兼具褒贬两义

从部长的语意来看,搅屎棍似乎是贬义词。搅屎棍是兴风作浪、或搬弄是非、破坏大局稳的傢伙,有如害群之马,伤害了巫统政府的利益与内阁成员间的感情,简直是令人憎厌。

网友们则认为搅屎棍是个褒义词:反对党敢于提醒巫统内阁成员们对废除煽动法令持有互相矛盾的立场,因为首相纳吉在第13届大选前宣布要废除该法令,并宣扬国阵政府“一诺千金”的口号。反对党把政府的“屎坑”搅起来,泛起蛆虫,臭气熏天,屎壳郎(吃粪甲虫)四窜躲避,网友赞好。他们有如文坛搅屎棍大文豪鲁迅、和台湾著名作家李敖。李敖曾叽讽某些贪官霸占着毛(屎)坑不肯屙屎。赶走他们的好办法就是用搅屎棍将屎坑搅得臭气熏天,恶臭逼人逃。这也是话提屎壳郎的奇效方法。

显然地,安南部长似乎不甚了解这个国家的多元文化。同一个词兼具贬义和褒义。用一个低俗的搅屎棍抨击了反对党,反而有如回旋镖一样,回弹了自己。这可能是他始料未及的。

屎壳郎又是谁?

屎壳被搅乱后冲天的远比恶臭可逼走以动物粪便这种污秽为食物的屎壳郎。将反对党评击为“搅屎棍”,那么依靠屎坑维生的一大批利益攸关者———屎壳郎又是谁呢?

屎壳郎喜欢把动物的粪便滚成球团,也是世界上力量最大的动物,可以推动相当于自身体重1,141倍的这种球型粪团,也可以在这种粪团中栖息和然后又将之吞吃掉。

它对这种污秽贪得无厌,一天可以吃下大过自身体重的粪团。一个大粪团不屑几天,就会被它吃得殆尽,然后靠着机敏的嗅觉,它又去找新的粪便,屎壳郎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力量和食量,也是最“贪”吃“污”秽的动物。

没屎坑就没有搅屎棍

搅屎棍能赶走屎壳郎?屎壳郎也是极端的利己主义者。为了满足贪婪的食欲,它甚至“六亲不认”,而去抢夺同类的粪团,互相厮杀,往往同归于尽。同是一屎坑之甲虫,毫无休戚与共之情。所以,还不是面临屎坑被搅屎棍搅动时,它们似乎才感受恶臭之威慑,而争相逃避———发现了廉耻之心?

所以,有一则笑话:一只小屎壳郎问妈妈:“我们为什么要吃屎啊?”妈妈一脸恼怒地回答:“这孩子,吃饭的时候怎么能讲这么恶心的事呀!”

搅屎棍能否赶走屎壳郎?除非铲除屎坑!没有了屎坑,也就不会有搅屎棍。那么,煽动法令会被废除吗?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