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园主不该成为代罪羔羊!

针对下霹雳小园主在安顺斜塔和平请愿,抗议棕油厂压低棕果收购价及大马棕油发展局忽视小园主的利益一事,大马棕油发展局总监朱云美博士及北马棕油厂商公会,分别在报章上回应了此事。

有关两方面在厂方压低棕果收购价之举,做出了以下几项解释,以合理化厂方压低棕果收购价,双方都强调天气,棕果收购过程,人手不足,收割不成熟棕果及树龄。朱博士则提及工厂效率也是造成棕果榨油率降低的原因,而工厂落实最低薪金制,造成营运成本增加,是提高棕果加工费的理由。

其实,这样的话说了等于没说,因为,多年前棕油发展局早就这样说了,换句话说,这样的谈话根本解不开园主心中疑问;1,棕油发展局在还没实施没收不成熟棕果之前,厂方平均棕油率是19.4%,为什么实行没收不成熟棕果之后,榨油率反而降低?

小园主成本没人分担

2,为什么每次棕果榨油率降低,都是在每年棕油果盛产的7,8月发生?

3,假如是棕果收购过程,造成棕果损坏,以及工厂效率问题,造成榨油率降低,那为什么要小园主负起全责?棕油发展局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4,榨油率降低,厂方为减少亏损,就压低棕果收购价,那厂方在取得超过19%的榨油率时,以及将棕果串,棕仁壳,棕油废料出售之后,为什么没有让园主分享多赚盈利?

5,棕果加工费提高至60元每吨,是因为厂方落实最低薪金制,造成营运成本增加,那为何那些加工费保持在4至50元每吨的棕油厂,他们就没有面对成本增加的问题?还有,园主们也同样面对成本增加;如收割成熟棕果费用增加,肥料,农药,与薪金涨价,园主要叫谁来分担这些增加的成本?

油厂联合降低收购价

6,朱博士说“小园主与棕油厂的买卖是自由市场,交易由双方决定”,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为什么21间棕油厂,可以在同一天联合降低棕果收购价?还有,难道说21间棕油厂,都在同样的日期时间,面对榨油率降低的问题?就没有一家棕油厂的榨油与管理过程比较严谨,比较先进,取得比较高的榨油率?

事实上,小园主的抗议是有理,也是逼不得已的,据知厂方除了向小园主收取棕果加工费之外,棕果在榨成原油后,园主还需负担厂方将原油运往提炼厂或港口的运输费,政府也向每吨棕油抽取13元的研究费,这也就是说,从种植油棕树开始至棕果榨成油的整个生产过程,以及棕油发展局的研究费用都是棕油园主承担的,但是,棕油园主却在棕果的定价方面没有话语权,这是什么道理?棕油发展局理应给予园主们一个合理的交代!否则,园主们如何会心服?

最新报道

通讯业个案激增43%
马电讯接最多投诉
缺乏了解产生偏见
4国宗教极端现象增
投资审查法草案料过关
欧盟抵制中资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