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烟霾连锁冲击

最近这两个星期,国人每天见到、听到、谈到的事情,除了烟霾,还是烟霾。

过去十多二十年来,来自邻国的烟霾几乎是“常年盛事”,每年6至9月期间必然到访,谈论烟霾虽然是老调重弹,但关键在于问题从来没有改善,每年都在谈论老问题,每年涉及的印尼、大马和新加坡三国也都在互相指责,却没有一个一了百了的解决方案。

但当前的烟霾是1997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当此次烟霾来袭南马和邻国新加坡时,狮城政府第一时间采取应对行动,启动各项机制,包括应对烟霾跨部门小组、每小时发布一次空气污染指数和细微悬浮颗粒PM2.5平均指数、免费派发100个N95口罩予低收入家庭、下令学校假期活动全部取消、总理李显龙亲自致函印尼总统要求对方尽快扑灭林火,环境部长专程到印尼与该国官员急商对策……大马呢?等到第一个成为重灾区的麻坡周日(23日)空气污染指数飙升至逾700点后,才宣布麻坡及礼让两县进入烟霾紧急状态、本周二(25日)才宣布环境局每小时公布一次最新的空气污染指数,卫生部才宣布在雪隆区免费派送100万个口罩….

旅游业首当其冲

但我们的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巴拉尼威早在上周已宣布,将在本周三(26日)才到印尼会谈,但却没解释为何要拖到这个星期才谈?为何我们政府的动作如此缓慢?为何一开始是漫不经心,等烟霾从南马蔓延到布城了,内阁才开始紧张起来,才相继宣布烟霾重灾区暂时停课?

还有,为何针对空气污染指数多少点才停课的问题,涉及的各个政府部门各执一词,没有一个划一的指南和标准?为何要搞到家长们无所适从,不知该不该送孩子到学校上课?

当局宣布环境局网站每小时公布一次最新的污染指数,但有尝试登录该网站的群众都会发现,该网站不是无法登录,就是久久无法登录,令饱受烟霾之苦的国人无法第一时间掌握各地最新的空气污染情况。

为何被指在印尼大量烧芭,造成当前烟霾的8家公司,其实跟1997及2005年造成烟霾的祸首都是同一批业者,那是否证明马、新、印尼三国这20多年来都没有积极对这些不负责任的公司采取严厉对付行动?

此次烟霾对经济、民生、国民健康的冲击却已立竿见影。

尤其是旅游业更是首当其冲,日前麻坡空气污染指数冲破500点时,新加坡旅行社就被迫取消7辆北上麻坡的旅行车,近300人受影响。

经济增长不乐观

烟霾也令许多人尽量少出门,各行各业商家的生意大受影响,对整体经济产生负面的连锁效应,这令原本已露出各种不利迹象的大马经济更举步维艰,前景更是“一片烟霾”。尤其是美国经济复苏步伐不稳健、中国经济明显放缓、欧洲仍深陷欧债危机泥沼、日本经济浮浮沉沉,我国出口市场仍低迷不振。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本周就宣布下调今年的对外贸易增长预估,就显示当局对今年经济情势不乐观。

据估计,若霾害延至9月,可造成新加坡经济损失高达12亿新元(约30亿令吉),而发生在1997年的霾害持续了3个月,造成东南亚因空中航班的中断、医疗费用和其他业务的影响,估计损失高达90亿令吉。

大马经济规模比新加坡大上许多,烟霾对大马经济造成的损失,恐怕是一笔大数目。

当局必须尽快解决烟霾对经济的各种负面冲击,而非还沉湎在大选的各项争议中,否则后果堪虞。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