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口外移难成气候 边佳兰老选民定战绩

(新山24日讯)哥打丁宜县边佳兰曾是寂静小镇,却因一场又一场反对石油化学工业发展计划的浪潮,让边佳兰成为举国瞩目的焦点。

本届第十三届全国大选,边佳兰无疑也掀起一场激烈战役,国阵、民联争相拉票,不过朝野阵营却必须关注当地不断外流的年轻人口,探讨这是否将左右选情。



华裔选民下降

根据选委会提供的资料显示,边佳兰各年龄层的选民分布,年龄介于30至39岁的选民共有1万零784名,占总人数的28.33%。

21至29岁的选民则达7017名,占了18.43%,而这年龄层的选民一般都选择迁移到其他地方发展,因此他们的投票率可能会受到牵制,难以左右选情,不排除会出现一面倒的战绩。

此外,边佳兰的华裔选民结构也明显反映出,从2008年的3902人跌至2012年12月的3829人,唯独华裔选民出现下降趋势,印证人口不增反跌的现象,与巫裔、印裔及其他民族选民的结构截然不同,让华裔选民难以争取票源或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这5年来,整体巫裔选民从2万8747名增至3万3666名,人口足足增加4919人,突显他们可能左右选举结果的潜能,也难怪政党主攻争取他们的选票。



巫裔选票走向不明朗

今年3月16日,以村民阿妮丝为首的边佳兰自救联盟,为筹募保护家园的抗争经费举办一场千人晚宴,超过500名巫裔村民捧场,当时出席的主讲者都是重量级人马。

包括伊斯兰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副主席沙拉胡丁及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等,而村民也宁愿牺牲平日早睡早起的习惯,静静地聆听讲座直到晚上11时30分结束,可见巫裔选民不抗拒反对党或国阵稳赢的局面,所以当地的巫裔选票走向仍是未知数。

村民抗拒石化工业 更怕义山迁坟

依据选举委员会截至2012年12月的选民分析结构,本届大选,边佳兰国会选区已登记的合格选民有3万8071名,其中年龄层介于50至90岁或以上的选民达1万3901名,占总人数36.51%,或将影响选情。

尤其村民向来重视义山迁坟课题,必会引起该年龄层选民的反弹。

虽然上述选民结构与49岁以下的选民数量差一截,但是,对反石化工业的老村民来说,足以成为影响大选的重要变数之一,不能忽视。

渔民抗拒发展计划

即使发展石化工业能担保渔民的就业机会及连带商业发展计划等,可是因牵引搬迁、污染及土地赔偿等问题,依然成为一些边佳兰渔民的隐忧,发展计划依然无法打动渔民的心。

村民为保护大自然家园免遭利益入侵,坚持不愿妥协,发起“边佳兰自救联盟”非政府组织团体抗衡有关发展计划,一些村民甚至入禀法庭提出司法审核,强烈争取本身的权益。



归根究柢,主要是柔州政府把繁华的石油及天然气工业枢纽大动作“移师”边佳兰,为带动经济效益,间接导致靠海为生的捕鱼者必须面对海域受污染、剥夺及淘汰唯一谋生技能的困境,永续性发展严重受质疑,更惹出不少抗议风波。

加上发展计划未获得所有村民认同,让反对党借位动摇国阵的地位,不但安排党内领袖南下参与“反灭村大集会”活动、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极力协助争取最高的土地赔偿金等,种种温暖举动一一烙在村民心坎里。

海牛搁浅 泡沫覆海 老村民担心生计

边佳兰因海岸迂迴弯曲,百年前居住当地的华人依据6个海湾命名为大湾、二湾、三湾、四湾、五湾及头湾。

百年来靠海为生、纯朴善良、热情好客及远离都市繁华生活的渔民,眼见国家通货膨胀,渔民开始感到捕鱼业前景暗淡,促使一些渔民转投旅游业。

年轻人不愿当渔夫

旅游业开拓后,渐渐吸引许多外地人前往尽享海鲜美食、沙滩及淳朴乡土风情,让该区经济更多元化,但这却不影响年轻一辈继承上一代捕鱼业的意愿,反而偏向都市工商领域发展,导致该区年轻人口逐年外流。

之后,石油公司看上边佳兰水域水深24公尺的优势,可塑造为天然深水码头,因此希望凭着策略性地理位置,衔接自中东至新加坡和中国的国际重要航线,把该区发展为石油储存、提炼与贸易重镇,为人口老化村庄带来新的发展潜能。

陆续爆发各种课题

有关单位在去年初开始陆续爆发填海、征地、迁坟及土地赔偿等课题,更爆发许多大事件,包括去年9月份,疑填海工程导致海底生态环境遭破坏,一只成年雄性儒艮(俗称海牛)尸体被发现搁浅在边佳兰四湾河口。

相隔一个月,大湾浅海地段则发现漂浮着大片白色豆花状泡沫,覆盖大部分海面,让人怀疑生态环境已变质。当地老村民担心以后会“家不成家”,也深信渔村一旦遭破坏会直接影响生计,更针对牺牲渔民生活举办集会表达心中不满。

自独立以来,该区倾向国阵的选民是否因上述事件而改变初衷?国阵是否能够死守边佳兰这堡垒,以多数票胜出?